<noscript id="bnu9js"></noscript><style id="bnu9js"></style>
  1. <dt id="bnu9js"><ol id="bnu9js"></ol></dt>
            • <form id="hhop0o"></form>
                  1. 六治六興,父親

                    2020年01月24日 最新産品

                    父親,一個多麽偉大的名字!一個多麽響亮的名字!1米78修長的身材,四四方方的國字臉,棕色的皮膚,高挑的眉毛,炯炯有神的眼睛,高聳的鼻子,這就是六治六興的父親。

                      小時侯,我和媽媽住在外婆家。由于父親是海員,長期在海上工作。所以,他的工作就決定了他特殊的時間關系。每次都是在海上工作好幾個月才回家小住一段日子。而每次,都會給我帶來一些小玩具和零食。

                      大概在我三歲的時候,我們買了新房,搬到了椒江。父親還是那樣,每次遠航回來都會給我帶些小玩具和零食,害得我望眼欲穿。我也總是纏著父親,讓他帶我出去玩,常使他沒有時間休息,父親也總是十分開心地哄著我。畢竟,我們父子在一起的時間太少了。記得有一次,母親告訴我,父親將會在一個月後回來,然後,給我一本子,讓我每過一天,就畫一個圈。畫到三十個父親就回來了。開始幾天,我就一天畫一個,過了幾天,我等得不耐煩了,就在本子上一連畫了三十個圈。接著就問母親:“媽媽,都畫到三十個了,爸爸怎麽還沒回來呀!”隨著父親的一個個遠航,我也慢慢長大了,也懂事了,也體會到父親需要休息,父親也不再給我帶什麽小玩意來了,但我們的父子感情比以前更加濃了。每次父親公休,我都會很快樂,因爲父親能在家中待上一段日子,父親也總會給我買些好吃的、好玩的、好聽的音帶、好看的書。也常帶我出去逛公園、逛商店,逗我開心。

                      上學以後,父親也關心起我的學業來,細細叮咛,耐心輔導,幫我解決難題。就在去年,父親休了一次長假,整整一年。在這期間,父親常常幫我一起學習;和我們一起去探望長輩;陪我們一起出去玩;分享我的喜怒哀樂。這一年,是我到目前爲止過得最快樂的一年。

                      父親很愛祖父,由于祖父身患糖尿等各種疾病。所以,每次祖父身體一有什麽不舒服,不管是更深夜靜,還是狂風暴雨。父親都會匆匆趕去看他。而幾乎每一個星期,我們全家都會去探望爺爺、奶奶。後來,由于工作原因,父親又要去遠航了,大概要一年才能回來。父親放心不下家中的祖父,也放心不下我們。但是,爲了工作,也爲了掙更多的錢供祖父治病,他還是決定去了。在去船上的前兩天,我們全家又去了一趟祖父家。那一晚,父親和他的父母、兄弟談得很開心。

                      吃完了飯,父親坐到了祖父床前,輕輕的地問這、問那,和祖父談了很久。那時祖父已病在床上好長時間了。臨走前,父親親了親祖父,父親的臉久久地停留在祖父的臉上……聲音有些嘶啞。我從未看見過父親這般舉動。回家的路上,父親的神情出奇的嚴肅,也出奇的沉默,一言不發,我叫他也不搭理,父親騎的車遠遠的在我們前面。忽然間,父親的一個細微的動作,讓我頓時明白了一切,他似乎是不經意的用手擦了一下臉,雖然時間很短,雖然我看不到他的臉,但是我能猜出,那是淚。是啊,一年。一年可以改變很多事情,當然,也可以改變一個身患重病的老年人。而父親在這一年中都不能回來,如果,萬一……情形可想而知。我的眼眶潤濕了,那一刻,我仿佛明白了許多,也長大了許多。雖然,父親回家後,又變得和平常一樣,但我還能明顯看出他那紅腫的眼眶。那是一種孩子對父親的愛!

                      現在,父親仍在國內外來來往往的運著貨,但願祖父的病早一天全愈,免得讓父親挂心。我還想對他說一聲:“父親,你放心地在外面工作吧,別擔心家裏,我和媽媽會幫你照顧爺爺的。您自己也要注意身體。父親,我愛你!”

                      這就是父親,他用堅硬、厚實的肩膀扛起一方天地。 

                    十幾年前,爺爺奶奶隨我們一家來到了這個陌生而新鮮的城市。全家都住在一個小院裏,爺爺奶奶就擔起了每日接送我上幼兒園和做飯的“重任”。這樣,爸爸媽媽就清閑了許多,家裏不算富裕,但卻其樂融融。

                      就這樣過了幾年,我要上小學了,兩位老人也蒼老了許多,有了和許多老人一樣的早睡早起的習慣。有一天,奶奶突然對爸爸說,他們不想再和我們住在一起了,原因是我們剛剛下學回家,老兩口就要睡覺,而我們剛睡下幾個小時,兩位老人又要起床。生怕影響了我們的睡眠。爸媽想了一晚上也覺得兩位老人年紀大了,該享清福了,再加上當時父親單位的新宿舍樓剛剛蓋好,幾天後,爺爺奶奶就搬到了寬敞舒適的樓房裏。

                      父親真的可算作是大孝子,雖然從我家到奶奶家路途遙遠,父親仍堅持每天去看奶奶,雷打不動。但即便如此,也只能在每日早晨與奶奶坐幾分鍾。好在同小區還有許多“老姐妹”可以常常在樓下唠些家常,生活才算是充實了些。

                      奶奶住在二樓,雖說不算太高,但對于腿腳不好的奶奶來說,也不算容易。每天上下樓,奶奶都要一手拄著拐杖,一手扶著欄杆,一階一階地往下挪,上樓時便愈加費勁。短短的樓梯,奶奶竟要走四五分鍾才能走個來回。

                      上下樓慢些,總能走下了來,可是不久奶奶發現,樓梯扶手幾乎是沒人會扶的,扶手下面的欄杆,則更是很少留下人手心裏的溫熱,一段時間後,扶手和欄杆邊都穿上了塵土做的棉襖,手一抓,結果可想而知。從此,便更是沒人敢去碰了。于是奶奶下樓的時候就帶了一塊抹布,每走一個台階,都要把扶手擦得幹幹淨淨,上下樓的時間,也因此翻了一番。從那天起同單元的居民下樓,不論腿腳是否利落,都要情不自禁的去扶欄杆,別的單元居民見了,就滿臉嫉妒的開起玩笑來:“你們可是攤了個好鄰居!”

                      逢年過節,親戚們也總要來看看爺爺奶奶,這些時日,奶奶菜壇裏少有人問津的鹹菜,便也成了搶手貨。親戚朋友們臨走的時候,總都要求奶奶送他們些鹹菜,奶奶就叫他們自己去夾。有時,有許多親戚竟碰到了一起,每人拿了一只塑料袋去夾鹹菜,奶奶就滿臉慌張地跑到菜壇一邊大叫:“不給啦,不給啦,多少也要留點給我老太太吃啊!”嘴上這樣說,自己卻拿起碟子,給每個人再多加幾大塊,壇子見底了也毫不留情。親戚們見狀,便都圍著老太太大笑起來……

                      奶奶的家離卦山很近,每到周末,和哥哥從卦山上玩耍下來,都要去看望奶奶。上山是空著肚子去的,自然要蹭些食,奶奶就爲我們熬了米粥來喝,也許是多少受了些父親的影響,我們哥倆總要把碗洗淨,把吃了食物的包裝扔掉才走。

                      前不久,是奶奶的八十大壽,親戚們約好,要爲奶奶祝壽。人來齊了,奶奶卻反悔了,說不是祝壽,只是簡單的聚聚。大家明白,老人家是覺得親戚們都來祝壽,就意味著離天堂僅一步之遙了,于是紛紛答應。

                      又是一個周末,我和哥哥從卦山下來,又來到了奶奶家,恰巧父親也在,像往常一樣,奶奶熬了米粥,喝罷,我和哥哥起身去洗碗,奶奶卻走上前奪過碗來:“我去洗吧,你們倆歇歇!”正欲去幫奶奶,卻見父親示意我們坐下,壓低聲音說了一句:“由她去吧!”

                      奶奶,真的是老了。去年拉窗簾,竟無故向後坐倒在地上,一個多月不能動彈;坐車回了一趟老家,回來竟也好幾個禮拜打不起精神。歲月不饒人,從前開朗的奶奶,如今竟也會在家中無人時,感到寂寞,回收奶奶陪我走過的十五年,兩個大字立在遠處,正散發著耀眼的光環,那邊是“奉獻”。回收匆匆走過的十五年,終于明白,對老人最大的孝順,莫過于給老人一個奉獻的機會!但願能如奶奶所說“老天爺要是答應,這鹹菜,六治六興還要再腌二十年! 

                    父親,一個多麽偉大的名字!一個多麽響亮的名字!1米78修長的身材,四四方方的國字臉,棕色的皮膚,高挑的眉毛,炯炯有神的眼睛,高聳的鼻子,這就是六治六興的父親。

                      小時侯,我和媽媽住在外婆家。由于父親是海員,長期在海上工作。所以,他的工作就決定了他特殊的時間關系。每次都是在海上工作好幾個月才回家小住一段日子。而每次,都會給我帶來一些小玩具和零食。

                      大概在我三歲的時候,我們買了新房,搬到了椒江。父親還是那樣,每次遠航回來都會給我帶些小玩具和零食,害得我望眼欲穿。我也總是纏著父親,讓他帶我出去玩,常使他沒有時間休息,父親也總是十分開心地哄著我。畢竟,我們父子在一起的時間太少了。記得有一次,母親告訴我,父親將會在一個月後回來,然後,給我一本子,讓我每過一天,就畫一個圈。畫到三十個父親就回來了。開始幾天,我就一天畫一個,過了幾天,我等得不耐煩了,就在本子上一連畫了三十個圈。接著就問母親:“媽媽,都畫到三十個了,爸爸怎麽還沒回來呀!”隨著父親的一個個遠航,我也慢慢長大了,也懂事了,也體會到父親需要休息,父親也不再給我帶什麽小玩意來了,但我們的父子感情比以前更加濃了。每次父親公休,我都會很快樂,因爲父親能在家中待上一段日子,父親也總會給我買些好吃的、好玩的、好聽的音帶、好看的書。也常帶我出去逛公園、逛商店,逗我開心。

                      上學以後,父親也關心起我的學業來,細細叮咛,耐心輔導,幫我解決難題。就在去年,父親休了一次長假,整整一年。在這期間,父親常常幫我一起學習;和我們一起去探望長輩;陪我們一起出去玩;分享我的喜怒哀樂。這一年,是我到目前爲止過得最快樂的一年。

                      父親很愛祖父,由于祖父身患糖尿等各種疾病。所以,每次祖父身體一有什麽不舒服,不管是更深夜靜,還是狂風暴雨。父親都會匆匆趕去看他。而幾乎每一個星期,我們全家都會去探望爺爺、奶奶。後來,由于工作原因,父親又要去遠航了,大概要一年才能回來。父親放心不下家中的祖父,也放心不下我們。但是,爲了工作,也爲了掙更多的錢供祖父治病,他還是決定去了。在去船上的前兩天,我們全家又去了一趟祖父家。那一晚,父親和他的父母、兄弟談得很開心。

                      吃完了飯,父親坐到了祖父床前,輕輕的地問這、問那,和祖父談了很久。那時祖父已病在床上好長時間了。臨走前,父親親了親祖父,父親的臉久久地停留在祖父的臉上……聲音有些嘶啞。我從未看見過父親這般舉動。回家的路上,父親的神情出奇的嚴肅,也出奇的沉默,一言不發,我叫他也不搭理,父親騎的車遠遠的在我們前面。忽然間,父親的一個細微的動作,讓我頓時明白了一切,他似乎是不經意的用手擦了一下臉,雖然時間很短,雖然我看不到他的臉,但是我能猜出,那是淚。是啊,一年。一年可以改變很多事情,當然,也可以改變一個身患重病的老年人。而父親在這一年中都不能回來,如果,萬一……情形可想而知。我的眼眶潤濕了,那一刻,我仿佛明白了許多,也長大了許多。雖然,父親回家後,又變得和平常一樣,但我還能明顯看出他那紅腫的眼眶。那是一種孩子對父親的愛!

                      現在,父親仍在國內外來來往往的運著貨,但願祖父的病早一天全愈,免得讓父親挂心。我還想對他說一聲:“父親,你放心地在外面工作吧,別擔心家裏,我和媽媽會幫你照顧爺爺的。您自己也要注意身體。父親,我愛你!”

                      這就是父親,他用堅硬、厚實的肩膀扛起一方天地。 

                    十幾年前,爺爺奶奶隨我們一家來到了這個陌生而新鮮的城市。全家都住在一個小院裏,爺爺奶奶就擔起了每日接送我上幼兒園和做飯的“重任”。這樣,爸爸媽媽就清閑了許多,家裏不算富裕,但卻其樂融融。

                      就這樣過了幾年,我要上小學了,兩位老人也蒼老了許多,有了和許多老人一樣的早睡早起的習慣。有一天,奶奶突然對爸爸說,他們不想再和我們住在一起了,原因是我們剛剛下學回家,老兩口就要睡覺,而我們剛睡下幾個小時,兩位老人又要起床。生怕影響了我們的睡眠。爸媽想了一晚上也覺得兩位老人年紀大了,該享清福了,再加上當時父親單位的新宿舍樓剛剛蓋好,幾天後,爺爺奶奶就搬到了寬敞舒適的樓房裏。

                      父親真的可算作是大孝子,雖然從我家到奶奶家路途遙遠,父親仍堅持每天去看奶奶,雷打不動。但即便如此,也只能在每日早晨與奶奶坐幾分鍾。好在同小區還有許多“老姐妹”可以常常在樓下唠些家常,生活才算是充實了些。

                      奶奶住在二樓,雖說不算太高,但對于腿腳不好的奶奶來說,也不算容易。每天上下樓,奶奶都要一手拄著拐杖,一手扶著欄杆,一階一階地往下挪,上樓時便愈加費勁。短短的樓梯,奶奶竟要走四五分鍾才能走個來回。

                      上下樓慢些,總能走下了來,可是不久奶奶發現,樓梯扶手幾乎是沒人會扶的,扶手下面的欄杆,則更是很少留下人手心裏的溫熱,一段時間後,扶手和欄杆邊都穿上了塵土做的棉襖,手一抓,結果可想而知。從此,便更是沒人敢去碰了。于是奶奶下樓的時候就帶了一塊抹布,每走一個台階,都要把扶手擦得幹幹淨淨,上下樓的時間,也因此翻了一番。從那天起同單元的居民下樓,不論腿腳是否利落,都要情不自禁的去扶欄杆,別的單元居民見了,就滿臉嫉妒的開起玩笑來:“你們可是攤了個好鄰居!”

                      逢年過節,親戚們也總要來看看爺爺奶奶,這些時日,奶奶菜壇裏少有人問津的鹹菜,便也成了搶手貨。親戚朋友們臨走的時候,總都要求奶奶送他們些鹹菜,奶奶就叫他們自己去夾。有時,有許多親戚竟碰到了一起,每人拿了一只塑料袋去夾鹹菜,奶奶就滿臉慌張地跑到菜壇一邊大叫:“不給啦,不給啦,多少也要留點給我老太太吃啊!”嘴上這樣說,自己卻拿起碟子,給每個人再多加幾大塊,壇子見底了也毫不留情。親戚們見狀,便都圍著老太太大笑起來……

                      奶奶的家離卦山很近,每到周末,和哥哥從卦山上玩耍下來,都要去看望奶奶。上山是空著肚子去的,自然要蹭些食,奶奶就爲我們熬了米粥來喝,也許是多少受了些父親的影響,我們哥倆總要把碗洗淨,把吃了食物的包裝扔掉才走。

                      前不久,是奶奶的八十大壽,親戚們約好,要爲奶奶祝壽。人來齊了,奶奶卻反悔了,說不是祝壽,只是簡單的聚聚。大家明白,老人家是覺得親戚們都來祝壽,就意味著離天堂僅一步之遙了,于是紛紛答應。

                      又是一個周末,我和哥哥從卦山下來,又來到了奶奶家,恰巧父親也在,像往常一樣,奶奶熬了米粥,喝罷,我和哥哥起身去洗碗,奶奶卻走上前奪過碗來:“我去洗吧,你們倆歇歇!”正欲去幫奶奶,卻見父親示意我們坐下,壓低聲音說了一句:“由她去吧!”

                      奶奶,真的是老了。去年拉窗簾,竟無故向後坐倒在地上,一個多月不能動彈;坐車回了一趟老家,回來竟也好幾個禮拜打不起精神。歲月不饒人,從前開朗的奶奶,如今竟也會在家中無人時,感到寂寞,回收奶奶陪我走過的十五年,兩個大字立在遠處,正散發著耀眼的光環,那邊是“奉獻”。回收匆匆走過的十五年,終于明白,對老人最大的孝順,莫過于給老人一個奉獻的機會!但願能如奶奶所說“老天爺要是答應,這鹹菜,六治六興還要再腌二十年! 

                    相關文章
                    熱門文章
                    熱點文章
                    重點文章
                    推薦文章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免責聲明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3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