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3娛樂怎麽樣|一個孤獨散步者的遐想


(一)契約
偶爾夢見你純淨的笑容,總是在淚如雨潸然的背景下醒來,四周像是無盡的空洞,邪惡地吞噬著剛才刻骨銘心的夢境,可是無論怎樣模糊,你稚氣的臉依舊清晰,定格成不滅的幻象。
有時G3娛樂怎麽樣也在想,“造物弄人”的意思,會不會我和你的故事就是最好的诠釋?時間忘了帶我步入你的空間,于是思念隔成了一條銀河,不緊不慢的流過左心房,每一處都如同被稀釋的濃硫酸腐蝕,不算殘忍,卻是更刺痛卑微的心髒。
我的心不大,只裝得下你一個人,你走之後,再沒有人來過這裏。是我設置了訪問權限,僅對你一人開放,你不會知道。
我等過夏天,等它帶你回到我身邊,可是夏天失言,騙我說我們再也不相見,又到了秋天,冬天,一直沒等到我要的春天。
除了你,還有誰有這樣的技能左右我平靜的心情呢?除了你,還有誰能如此猖狂的讓我不自己笑著哭呢?連看都不需要看就可以一拳砸向你的肩。
我們的默契,沒有人可以代替,我們的約定,我還銘記。
你的名字,我只需微微擡頭就可看到。此去經年,你讓我活成了一株向日葵,永遠朝著你的方向,遙望你遠去的天空。
或許行將就木,桑榆暮年我都還能會想起那片堇色天空。
(二)雕心
留在這座小城,留下來等一個舊人。
今年是我和你認識的第七年,但是這一年,我們不在同一個城,你不在我的城。
我一直相信著星座,相信我們命中注定的交集。可是時間過了太久,久到記憶都被蓋上了一層厚厚的灰。
沒有陽光的天空,天才是真的很空,偶爾劃過幾只飛鳥的破鳴,黯淡,淒涼,沒有一絲色彩。
向來是三分鍾熱度的我,卻爲此堅持了這麽久這麽久,好長一段時間,以至于分不清是我混淆了世界,還是世界顛覆了我?
冬天一到來,整個校園就像下了一場大雪般沉寂,我甚至可以清晰地聽見胸腔裏有條不紊的心跳聲。梧桐樹下了一地的枯葉,冷風過境,揚起蒼涼的弧度。陽光慵懶的穿過小樹林,形成了丁達爾效應,在地面留下一個個忽明忽暗的光斑。
請原諒故事的不完美。我常常對自己說。但過去發生的種種,要怎麽深究,怎麽解鎖才好呢?
你的名字是我破不了的魔咒。
我把心雕空,讓它裝著類似空氣的專屬我們的片段沉睡。
冬眠于舊時光,星光傾城,月光微漾。
(三)不辭
那個夏天不知爲何,無端對陽光過敏,久病未愈,後來才知道向日葵也會畏懼陽光,奪走一些很年輕很抽象的美好。
一千多個日日夜夜我沒有見過你,還傻傻期待著高中再遇。我設計了好多種偶遇的場景,安排了好多的對白,最後才發現那個角色已經空缺了。在茫茫人海中,我盲目的搜索你的面龐,大腦引擎卻只顯示出空白,有跟你長得很像的人,始終不是你的呼吸。任憑陽光像鐳射光一樣穿透皮膚,還是希望能出現你的臉。于是那天回去後,皮膚上便長出了紅紅的斑點。
我終于想起了分班的告示,成千上百個名字中你沒有留下任何痕迹。又像上次那樣的老招式不辭而別嗎?又來玩人間蒸發的遊戲?對不起,真的這一次,我覺得自己好渺小,找你找得好辛苦。我甯可你留下一串複雜而神秘的摩斯密碼,讓我用盡一生的力氣去破譯。
可是我天性就是這樣一個神經質又沒出息的小孩子。有像我一樣的傻瓜像傻瓜一樣的需要你嗎?關于答案,我自私地希望除我以外就沒有了。
人生若真如初見,何須歎離別。
涼薄少年,葬空城,空城我在,抱枕守心,一眼花開,彈指年華逝。
一季一輪回,我等著雙子座流星雨。
(四)致eye
倫敦眼是世界上最大的觀景摩天輪,據說仰望摩天輪的孩子都是在仰望幸福,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坐在倫敦眼的座位艙中俯視腳下一百多米的微景圖,看你在人海中猶如滄海一粟。
《等待戈多》裏有一句話:希望遲遲不來,苦死了等待著的人。等待是如此漫長而無解的過程,我深知其不朽。
放不下的,就放在心底封印,不經意或不輕易被人提起。
終于有一天,你會完全抽離,你空著的那個角色,不知該由誰替演,又該編寫怎樣的劇情。
Eye,看得到最美最遙不可及的風景,卻看不到一直陪伴在身邊最長久最不離不棄的睫毛。某,時間知道。
北回歸線以南,涼月如水,星羅棋布。
(後記:原來最後的最後,這只不過是一個還沒有開始就已經結束的故事被輕描淡寫的敲出來。)

  現在是1:47北京時間,也是0:00我的內心時間,我需要面對一個嶄新的自己,一個嶄新的未來。

之前,剛剛嘗試了睡覺,但是失眠,我不喜歡將它解釋爲——人的成熟不是他第一次夢遺,而是他第一次失眠之類的禅語。我開始厭惡修辭,鄙視僞裝,雖然那些看起來很美,但是我們卻很快將被遺忘。事實就是你已經打亂了你的生物鍾,一個是抽象的,虛擬的,空洞的,另一個則是普通的,大衆的,具體的。一個是夢想,一個是現實。

我開始沉浸在語言的華麗與結構的技巧當中,關注事情的結果與影響,分析它的現實意義,誠然這顯得你很高大上,但在此過程中,你卻迷失了自我,消失了對于現在的耽擱。《一個不朽的失眠》張曉風的這篇文章,每一處都是生硬的,卻又是空然的,每一句話都朗朗上口,值得高考運用,但其實就是一句話:張繼高考失利,雖然不悅,卻在詩歌方面取得卓越的成就。這的確很美,但就是沒用,有時候美我覺得已經是一種束縛,穿著要美,房、車要美,美是一種展示給外界之物,你從那些美之中看不到作家的靈魂思考,其實文學作品的成就頂峰是哲理如詩,我想大概《飛鳥集》便是如此,一旦美學這條路走不好被容易走向膨脹,浮誇與自傲。美的追求是無可厚非的,但是人最後的無可避免的走向一種美的極端,既出于精力,也大概出于觀念,中庸之道到最後竟也成了一種美的極端。但是我還是覺得我在還是沒有觀點的好,因爲你的世界很小。離不開那小小的青石街道向晚。恰若小小的寂寞的城的內心。

有時候發現大家無不身在苦中,卻似乎不知,就像見一位長輩的微信簽名:“突然醒來我發現自己在夢中,但是我還是決定繼續在夢中。”人生就是一場舞台,你認爲自己跳出了這個劇院,但是當你站在門外卻發現什麽都沒有。我也在嘗試解釋這個問題,其實我發現我所不能忍受的無非是要與他人分享這個舞台,並且是與13億的中國人,70億的人類和無數的物種。這是很荒誕的,這是人的貪婪造就了人類的苦惱。或處于自己貪婪,或是他人的貪婪。更爲可笑的是我們發現我們是規則的接收者,而不是制定者,我們冠之美名:自由。我也想當上帝,很多時候做一些事情似乎是將自己作爲上帝來與社會交流,仿佛一切都因按照自己的構想運行,于是便出現了小說,遊戲,空間,qq這些自媒體的天堂。誠然構建自己心靈的天堂是無可厚非的,但是我們卻將無數的事物認爲應該是天堂的模樣.很明顯我們成了沒有權力的獨裁者,似乎每個人都是獨裁者。我也不例外。

有時候你甚至是無法接受自己的,人們便試圖解釋這個世界,爲自己的存在找一個合理的理由。”人活著僅僅就是爲了活著“”人生本沒有意義,我們就是不斷去尋找它的意義“其實我們是將對自己的不滿栽贓給社會,其實社會每一個人你都會可以發現自己的影子,盡管他們也許就藏在我們內心身處,但是正如你無法接受他人如此,你更無法接受那一天自己的這一面暴露出來。你對他人的包容便有了對自己寬容的意味,愛他人其實就是愛自己。

想著,想著其實肉體竟成了人最大的約束,于是很多人開始選擇死亡。面對這樣你要麽屈服于你內心,或者就是選擇徹底的逃離。但我發現自己其實是沒有逃離的權力的,因爲你在這個世上欠的太多,你的一生是救贖之路。這變成了我苟延殘喘的緣由,亦是最後一個稻草,人的一生其實很苦,你發現我們真的僅僅是追求現實的享樂,無一類外,無非大家對享樂的時間、方式選擇不同罷了。看了很多很多,其實就是不想讓時間荒廢,于是每天試圖填充它,克服人一生的空虛與孤寂。

漸漸不喜歡在文章背後加一段頌歌式的話,因爲我覺得我們肯定要面對這些,遮掩不過是掩耳盜鈴。

我漸漸成了一個悲觀主義者,但G3娛樂怎麽樣還是樂觀的活著。

現在是02:30

晚安揚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