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博注冊巴黎人,白首不相離——關于《忠犬八公的故事》

 從前,逛書店是最令賭博注冊巴黎人頭疼的事情,倒不是因爲自己不愛讀書,只是其中實在是有太多的酸甜苦辣在心頭,不是心儀已久的書因貨源不足而購買不到,就是因爲囊中羞澀而無法隨心所欲。正因爲如此,我與其他書迷們不同,從不喜歡徘徊在書店當中。因爲這一緣故,我也因此與許多好書失之交臂。

直到有一次,我在逛完深圳書城之後,發現購書小票的最後一欄上印著一行字母。“http://……”噢,原來是個網址,大概是個與書有關的網站吧。那時的我,才剛剛學會上網,完全是個“菜鳥”,自然也還沒有試過在網上讀書。于是我照著那個網址在鍵盤上敲下了一串字母,再用鼠標輕輕一點,激揚的文字便立刻展現于眼前。那絕對是個書的海洋,各類書籍井然有序地出現在屏幕上,再看子目錄,就會有許多關于具體書籍的介紹:書籍的作者、出版社、出版日期等情況一覽無余,當然更多的是書中的內容摘要。透過冰冷的電腦屏幕,我走進了一個豐富多彩的世界,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一覽衆山小”是如此神奇和美妙。

這對于我這條“懶惰的蛀書蟲”來說,當然是個無比滿意的理想空間。不必再去擠通往書店的公交車,不必再擔心遇上買書錢不夠的尴尬。只需坐在電腦前面,用手輕輕一點,古今中外,上下五千年的知識寶庫就可以隨著互聯網的寬頻傳輸帶出現在眼前。

網絡書籍對于我來說,無疑是方便、快捷和惬意的代名詞,但是,同樣也有不少人否定它的出現,並且避而遠之。

大多數持反對態度的人都認爲,傳統的讀書方式是老祖宗傳下來的寶物。拿上一本好書,或是伏首案頭,或是香茗相伴,絕對是種享受。的確,書本所散發出來的墨香,對于許多人來說都是一種無窮的魅力。而白紙黑字的存在,更是讓人真真實實地感受到知識和文化的氣息。

但是,面對造紙業所帶來的環境汙染,面對森林樹木的所剩無幾,堅持自己習慣的讀書方式難道還是可取的嗎?因爲自己喜歡白紙黑字就無視資源的日益貧乏,這種做法難道是飽讀白紙黑字的我們應該做的嗎?

相信,答案應該是否定的。

網絡書籍的到來,順應了時代的潮流,但它作爲一個新生的事物,自然還有許多的不盡人意。

比如說,有人認爲網絡書籍猶如茫茫書海,形形色色的書目會使人眼花缭亂,同時也造成不少人在讀書時不再認真吸取,以浏覽代替了精讀。的確,網絡書籍就像一個大寶庫,毫不誇張地說,裏面的寶藏完全可以用“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來形容,這就要求我們得有目的地去讀書。不少人會因爲對書名感興趣或盲目崇拜某位作者而大量泛讀,以至于所讀內容在幾天之後便成了過眼雲煙,這都是不可取的。但是這也同時告訴我們,網絡書籍的弊處其實並不完全在它本身,能否讀好一本書,關鍵是在讀者自己。網絡書籍只是一種工具,一種媒介,得益與否是因人而異的。

與傳統書籍相比,網絡書籍顯然還十分幼稚。雖然它囊括的內容很多,卻遠不及我們手中的書籍那麽精致,它只是一個文化的雛形,所以粗糙是難免的。但我覺得,我們不能對它有太多的指責和挑剔,畢竟,網絡書籍只是一個正在發展的新生事物。辯證地看問題,是馬克思老先生在好久好久以前就告誡過我們的。而雨果也曾經說過:“每一片被陽光照耀的葉子都會有陰影,陽光越大,陰影越深。”既然如此。我們又何必拘泥于網絡書籍的不足呢?走出風雨天地寬,讓我們走上信息高速公路,進入Intemet的世界,去感受網絡書籍那豐富多彩的一切。

走到中國最大的文學網站“榕樹下”,我們可以與余秋雨一起《千年一歎》,與葉君健一塊兒高歌《冬天暢想曲》,與巴金一起替覺新和梅表姐悲哀,與葉聖陶一起走進粜米的世界。

乘上文學快車的“巴顔喀啦”,我們可以看郁秀的《太陽鳥》展翅飛翔,聽王安憶吟唱《長恨歌》。

漫步“紫丁香花園”,我們可以讓川端康成帶我們去看《雪國古都》,請尼葛洛龐蒂教我們如何進行《數字化生存》。

這就是網絡書籍的精彩。它真實地存在于虛幻空間當中,不同于漫無邊際的網上聊天。不同于虛無缥缈的網絡愛情。網絡書籍的可貴在于它毫無保留地對我們傾其所有,讓我們在茫茫書海當中擁有一筆屬于自己的財富。在未來的這個E時代中,網絡書籍將漸漸取代傳統的書籍,漸漸地走進我們的生活當中。

這點,是不可否認的。

而賭博注冊巴黎人們要做的,只是認真地讀好每一本書,這就已經足夠了。

佛言,性由心生,靈性天成。
八,是最具靈性的數字,上至天堂,下到人間。
它在佛鈴聲聲中來到人間,命運將它指引著它來到他的身邊。行人匆匆卻沒有人爲它駐足,直到那個人的出現。
一雙黑色的皮鞋在它面前停下,好奇地擡頭。是他和藹的笑臉,“嘿,小狗,你走丟了麽?”狗狗黑白的視野裏沒有過色彩,卻有溫暖,從帕克第一次對小八笑開始。沒有人認領它,沒有人願意收留它,除了帕克威森教授。
或許是因爲它的脖子上寫著“八”的吊牌,又或許是它是小八所以它叫小八。每天它目送著帕克教授從倉庫離開,透過一條小小的縫隙看著帕克教授的臥室窗口,然後入睡。從第一天來到威森家起。
帕克教授是個耐心的人,他教小八撿球,甚至身體力行。它卻從沒有撿過球。
小八漸漸長成大狗,它每天送帕克先生去火車站,然後每天在帕克先生回來前在車站門口等他。等待那個銀發黑衣的老教授,等待那一聲熟悉的“Hachiko!”和熟悉的笑靥。
從夏始春余到秋風飒飒,從雨雪漫天到春雨如酥。日影西斜,它踏著輕快的腳步,一步,兩步,三步,跳,再一步,轉身坐下。小小火車站的紅色大門正對著它,裏面人來人往。
小鎮上的帕克教授是個很好的人,喜歡一份糖兩份奶的咖啡。帕克教授有一只狗狗叫小八,會在每天教授下班前在火車站門口等他回來。
傳說狗能看見許多人不能看見的東西,在那個狂風卷地的夜晚它一定知道了些什麽。
第二天,陽光明媚仿佛昨夜的狂風只不過是一個幻覺。帕克教授像往常一樣和妻子道別,打算帶著小八去火車站。它卻反常地不跟著教授離開。當它叼著球來到火車站旁的熱狗攤時,教授很驚喜。伊藤健對教授說過:“秋田犬如果撿球的話肯定是因爲有特殊的原因。”是因爲什麽特殊原因?
那一天,教授捏著和小八玩耍的球暈倒在大學的課堂上,再也沒有醒來。
小八是一只狗狗,它不知道它也不懂死亡的意義。再也沒有人會和它一起追趕臭鼬,再沒人和它一起在河邊奔跑,再沒人會像他那樣爲它按摩,再沒有人會用嘴叼著球教它如何撿球。它只知道教授沒有回來,它要去車站等待,它相信有一天教授會像往常一樣打開門,親切地呼喚它:“Hey!Hachiko!”
火車站來來往往人流如織,認識它的人會在路過時跟它打招呼“Hey!Hachiko!”都不是啊,來往聲音不絕,卻沒有它要等待的那熟悉的聲音。每天都有許許多多的人從它身邊走過,認識或不認識,獨獨沒有了教授的身影。沒關系,它會等下去,帕克教授會回來的。
每天,他都會在火車站門口等著。一步,兩步,三步,跳,再一步,轉身坐下。小小火車站的紅色大門正對著它,裏面人來人往。歲歲朝朝又十年,三千六百五十三個日日夜夜,三分之一個輪回,他的大半生。都在那小小的火車站的紅色大門口看人來人往,等待著那黑白視野裏唯一的溫暖出現。
日影西斜,它踏著蹒跚的腳步,一步,兩步,三步,四步,再一步,轉身坐下。小小火車站的紅色大門正對著它,裏面從人來人往到空無一人。列車員關上了燈離開,消失在茫茫夜色中。聖誕夜的燈火映著白雪,一只年老的秋田犬趴在雪上正對著簡陋的火車站。夢裏暖橙色的燈光透過車站大門。姗姗來遲人推開門親切地對它說:“Hey!Hachiko!”“汪!”終于,還是等到了。
八,是最具靈性的數字,上至天堂,下到人間。帕克教授說,身邊處處是上帝的饋贈。聖誕夜天使降臨,燭光中指引它前往天堂。願你安好,阿門。
都希望著願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其實不僅僅是是人,還有動物植物。靈性天成,萬物皆有靈,而性本善。真心要以真情來換,沒有真心又以何來換真心?《忠犬八公的故事》講述的不只是忠誠,還有愛,人與人,人與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