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開戶首次充1元贈,早

                            2020年01月24日 推薦産品

                              說起早,開戶首次充1元贈就想起我的鄰居“松林二爺”。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我還是一個懵懂少年。由于衆所周知的原因,加上本人愚笨,高中畢業居然不會解二元一次方程!數學老師氣得揮舞著教鞭說:回家種地!回家種地!那時考不上大學(2%左右),真的只能如此。于是,我就在十一屆三中全會精神的鼓舞下,回到了村裏。回到村裏以後,對我影響最大的人物就是松林二爺。

                              松林二爺在家排行第二,加上他的輩分大,人家就這麽叫他了。這個人有一個特點,就是起得早,你們還在呼呼地大睡,他就跑遍了整個村民組。有一年,我段黑就在一條水溝裝了一個籇幾,心想第二天天亮就可以“大有收獲”,泥鳅啊,鲫魚啊什麽的會有滿滿一籇幾。所以第二天清早,母親就使勁喊我“起來起來!快去撩籇幾!”然而,當我睡眼朦胧地來到溝邊,籇幾早被人撩走了。自然,我一個魚兒也沒有。我自以爲起得早,且料“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第二天有人偷偷地告訴我:是松林二爺撩走了。氣得我心裏癢癢的。

                              有一年下雪,我們都還在香甜地睡覺,就聽松林二爺在外面有人大喊:“起火啦!起火啦!”我跑出去一看,原來是五保戶純爹家著火了。于是,衆人拿的拿盆,提的提的桶,很快把大火撲滅了。于是,大家都很是認真地說:不是他起得早,恐怕人都燒死了。有一次,我就麻起膽子問他:“二爺,你怎麽這麽不要睡覺啊?”二爺回答說:“就是天上落金子,也要起得早啊!”原來,二爺起得早是爲了發家致富啊!八十年代末,我要成家立業了,就拼命地在城裏尋食。再後來,我和其他村裏的人一樣,開始買彩電、冰箱、洗衣機、空調……開始過上了城裏人的生活。可是,松林二爺還是住在兩間平房裏。進入二十一世紀,松林二爺80多歲了,他還是起得很早,還是在到處尋食,可是,家裏還是一貧如洗。當我們村裏好多人有了幾十幾百萬的時候,松林二爺就死了,死的時候也是在一個清早。

                              于是,我經常思考,起得早有什麽用呢?起得早不如動動腦呀!

                              在我眼裏,“早”與其說是一個美麗的漢字,不如說是一幅神奇的畫面,一種深遠的寄寓,一份智慧的啓迪。

                              且讓思緒追溯到蒼茫的遠古。

                              先人們最初寫下“早”字的時候,心中一定伴隨著無限的憧憬與激動。

                              你看,“早”上面是一個“日”字,那是詩意的朝暾,是噴薄的一輪紅日;下面呢,是一個“十”字。從文字起源上說,它所模擬、所指示的是一個樹梢形象。紅日躍上樹梢,曙光照耀河山,人間迎來的一天中最美麗的時刻:早。

                              久久凝視這個“早”字,心中頓時有一種莫名的溫暖。這個看似尋常的字,隱隱約約傳達著一種向往,一份力量。

                              早,意味著新生,意味著希望,意味著一切美好的開始。一日之計在于晨,一年之計在于春。所所有表示時令與季節的詞語中,早晨與春天從來都伴著詩人的浪漫歌吟。早相對于晚、春相對于冬,它們都是時間輪回中對舊的告別,對過去的揮手,都因爲新的期待、新的夢想,新的選擇而變得美麗。

                              在我眼裏,“早”的魅力首先在于那輪初升的太陽。因爲它的存在,“早”不再只是人生籌劃中的先行一步,不再只是春江水暖式的敏感與先知,“早”更是一種溫暖的感召,一種理想與信仰的牽引,是陽光對心情的滲透。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早行的路上,因爲陽光的笑容與鼓舞,我們充滿著力量。

                              “早”下的那個“十”字,最初或許只是樹梢的象形。此刻,我卻願意賦予它新的含義。

                              那是田疇上縱橫的兩條路。陽光灑滿田野,我們如何在阡陌上行走,朝東還是往北,行走的過程充滿了選擇。個人也好,國家也罷,因爲早計劃,早安排,早發現,我們的行走的步子才會更堅定,更執著,更矯鍵。

                              那是心靈的十字架。帶著原罪的心情,我們用愛來救贖。只有愛,才足以支撐一輪心靈的太陽。有了人間大愛,懷著對生命的敬畏,每個人的心中都可能升起太陽。從愛出發,我們無須報怨向晚的黃昏,無須爲深陷遲到的追悔,心中有愛,一切都還早。早一點懂得人生的真谛,早一點明白生命的意義,我們會變得更純粹,更真實,更美好。

                              早,不只是清厚的問候,不只是惜時的自勉,它其實是我們行走的姿勢與心中的向往。  

                             盛夏,全家人外出旅遊,在一個風鈴店裏,我看到了一個老人。

                            他好像在本地很受歡迎,去他店裏的人本地人甚至比外地人還多。當地人都說他的風鈴不是商品,是藝術品,體現了自然的美。

                            他以前住在我們岚鎮。

                            我的腦海裏又出現了以前的場景。

                            那是一年初夏。

                            海的湛藍映襯著惺忪的天空,幾縷晨光發散出來,岚鎮的清晨便開始了。在悶熱的夏天,這樣的清晨往往伴隨著貝殼碰撞的聲音,那是最原始的引起人心靈的共鳴的音樂。

                            人們喜歡風鈴,它可以將夏天不可多得的風無限誇張地擴大,將清涼的信息傳達給人們。這由貝殼和軟木組成的樂器,每年夏天都要承擔緩解悶熱的任務。

                            今年夏天又是來了,我在家裏煩躁起來,悶熱的天氣仿佛要壓碎人的每一根神經,我躺在床上、沙發上、地上,這種痛苦依然得不到緩解。我坐了起來,大聲叫道:“媽媽,我去買串風

                            鈴。”

                            岚鎮的風鈴都是一個店提供的,店主是一個老人,身形因爲長期坐著而顯得略微伛偻,手上皺紋盤桓,卻異常的穩。他每隔幾天清晨都要去沙灘挑揀貝殼,8點左右開門營業,順便制作風鈴。

                            我去的時候正是8點30分左右,風鈴店的門卻關著,上面挂著每隔幾天挂一次的牌子:外出采集貝殼,請在8點至20點前來購買。我不由得疑惑起來,已經過了30分鍾了,爲何老人還沒有開門營業?找不到答案,只有忍著燥熱回家,決定下午再來一趟。

                            鍾表上的指針仿佛被熱得幾乎實質了的空氣凝住,走得異常緩慢。

                            終于到了下午,吃過午飯,我又到了風鈴店。老人正坐在凳子上,專注地雕刻著貝殼,在他手下,原始形狀的貝殼上出現了細膩的花紋,自然與人的創造在他手中得到了完美融合,也許這就是風鈴的魅力所在吧。

                            “爺爺,怎麽上午8點30分了還沒有開門?”我買下一串風鈴,隨口問道。老人怔了一下,無奈地搖了搖頭,手上的雕刻刀卻沒停,依然在上下飛舞。他告訴我,因爲岚鎮人對風鈴的喜愛

                            ,但這麽多年來只有他一家風鈴店,有一個投資者發現了這裏可以任意奪取的市場,從外地買了幾台機器,以貝殼爲原料,批量生産風鈴。早晨老人去撿貝殼時,發現沙灘上有很多投資者雇

                            來的撿貝殼的人,他年齡大了,爭不過那些人,自然費的時間長了些。

                            老人和我說著,眼鏡卻一直看著貝殼,臉上甚至每一道皺紋中都藏著對風鈴的喜愛。

                            “也許以後就幹不了了,唉,我畢竟年齡大了,爭不過那些年輕人。”老人最後這麽說。

                            批量生産的風鈴很快開始了出售,店鋪就開在老人的風鈴店旁邊,盛大的開業儀式吸引了整個岚鎮的人的目光,幾台機器一同啓動,生産效率極高。

                            老人依然慢悠悠地雕刻著貝殼,機器轟鳴的聲音掩蓋了雕刻刀飛舞的聲音。因爲制作速度慢,老人的風鈴在往年往往是供不應求,但今年,在燥熱中更加沒有耐心的人們都轉去購買了批

                            量生産的風鈴。

                            是啊,貨多價廉,誰不喜歡呢?但誰又會把批量生産的風鈴的千篇一律的樣式和機械的線條與老人的風鈴相比呢?

                            終于,所有人放棄了老人的風鈴。我去買風鈴時,看到老人坐在凳子上,拿著煙鬥,出神地望著自己的風鈴。

                            眼裏帶著些許失望。

                            我沒有停下腳步,走進了隔壁風鈴店,買下了批量生産的風鈴。

                            我突然有些內疚。

                            但這內疚很快被年輕的我遺忘了。

                            後來,老人搬走了,沒有人關注,也沒有人告訴開戶首次充1元贈老人到底搬到哪去了,夏天再次來到,每一家都響起了統一的風鈴聲。

                            “怎麽感覺風鈴沒有以前好聽了呢?”也許每個岚鎮人都有過這樣的疑問。

                            但是誰會深究呢?人們再次沉浸在了風鈴盤旋的夏天。
                            

                              說起早,開戶首次充1元贈就想起我的鄰居“松林二爺”。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我還是一個懵懂少年。由于衆所周知的原因,加上本人愚笨,高中畢業居然不會解二元一次方程!數學老師氣得揮舞著教鞭說:回家種地!回家種地!那時考不上大學(2%左右),真的只能如此。于是,我就在十一屆三中全會精神的鼓舞下,回到了村裏。回到村裏以後,對我影響最大的人物就是松林二爺。

                              松林二爺在家排行第二,加上他的輩分大,人家就這麽叫他了。這個人有一個特點,就是起得早,你們還在呼呼地大睡,他就跑遍了整個村民組。有一年,我段黑就在一條水溝裝了一個籇幾,心想第二天天亮就可以“大有收獲”,泥鳅啊,鲫魚啊什麽的會有滿滿一籇幾。所以第二天清早,母親就使勁喊我“起來起來!快去撩籇幾!”然而,當我睡眼朦胧地來到溝邊,籇幾早被人撩走了。自然,我一個魚兒也沒有。我自以爲起得早,且料“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第二天有人偷偷地告訴我:是松林二爺撩走了。氣得我心裏癢癢的。

                              有一年下雪,我們都還在香甜地睡覺,就聽松林二爺在外面有人大喊:“起火啦!起火啦!”我跑出去一看,原來是五保戶純爹家著火了。于是,衆人拿的拿盆,提的提的桶,很快把大火撲滅了。于是,大家都很是認真地說:不是他起得早,恐怕人都燒死了。有一次,我就麻起膽子問他:“二爺,你怎麽這麽不要睡覺啊?”二爺回答說:“就是天上落金子,也要起得早啊!”原來,二爺起得早是爲了發家致富啊!八十年代末,我要成家立業了,就拼命地在城裏尋食。再後來,我和其他村裏的人一樣,開始買彩電、冰箱、洗衣機、空調……開始過上了城裏人的生活。可是,松林二爺還是住在兩間平房裏。進入二十一世紀,松林二爺80多歲了,他還是起得很早,還是在到處尋食,可是,家裏還是一貧如洗。當我們村裏好多人有了幾十幾百萬的時候,松林二爺就死了,死的時候也是在一個清早。

                              于是,我經常思考,起得早有什麽用呢?起得早不如動動腦呀!

                              在我眼裏,“早”與其說是一個美麗的漢字,不如說是一幅神奇的畫面,一種深遠的寄寓,一份智慧的啓迪。

                              且讓思緒追溯到蒼茫的遠古。

                              先人們最初寫下“早”字的時候,心中一定伴隨著無限的憧憬與激動。

                              你看,“早”上面是一個“日”字,那是詩意的朝暾,是噴薄的一輪紅日;下面呢,是一個“十”字。從文字起源上說,它所模擬、所指示的是一個樹梢形象。紅日躍上樹梢,曙光照耀河山,人間迎來的一天中最美麗的時刻:早。

                              久久凝視這個“早”字,心中頓時有一種莫名的溫暖。這個看似尋常的字,隱隱約約傳達著一種向往,一份力量。

                              早,意味著新生,意味著希望,意味著一切美好的開始。一日之計在于晨,一年之計在于春。所所有表示時令與季節的詞語中,早晨與春天從來都伴著詩人的浪漫歌吟。早相對于晚、春相對于冬,它們都是時間輪回中對舊的告別,對過去的揮手,都因爲新的期待、新的夢想,新的選擇而變得美麗。

                              在我眼裏,“早”的魅力首先在于那輪初升的太陽。因爲它的存在,“早”不再只是人生籌劃中的先行一步,不再只是春江水暖式的敏感與先知,“早”更是一種溫暖的感召,一種理想與信仰的牽引,是陽光對心情的滲透。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早行的路上,因爲陽光的笑容與鼓舞,我們充滿著力量。

                              “早”下的那個“十”字,最初或許只是樹梢的象形。此刻,我卻願意賦予它新的含義。

                              那是田疇上縱橫的兩條路。陽光灑滿田野,我們如何在阡陌上行走,朝東還是往北,行走的過程充滿了選擇。個人也好,國家也罷,因爲早計劃,早安排,早發現,我們的行走的步子才會更堅定,更執著,更矯鍵。

                              那是心靈的十字架。帶著原罪的心情,我們用愛來救贖。只有愛,才足以支撐一輪心靈的太陽。有了人間大愛,懷著對生命的敬畏,每個人的心中都可能升起太陽。從愛出發,我們無須報怨向晚的黃昏,無須爲深陷遲到的追悔,心中有愛,一切都還早。早一點懂得人生的真谛,早一點明白生命的意義,我們會變得更純粹,更真實,更美好。

                              早,不只是清厚的問候,不只是惜時的自勉,它其實是我們行走的姿勢與心中的向往。  

                             盛夏,全家人外出旅遊,在一個風鈴店裏,我看到了一個老人。

                            他好像在本地很受歡迎,去他店裏的人本地人甚至比外地人還多。當地人都說他的風鈴不是商品,是藝術品,體現了自然的美。

                            他以前住在我們岚鎮。

                            我的腦海裏又出現了以前的場景。

                            那是一年初夏。

                            海的湛藍映襯著惺忪的天空,幾縷晨光發散出來,岚鎮的清晨便開始了。在悶熱的夏天,這樣的清晨往往伴隨著貝殼碰撞的聲音,那是最原始的引起人心靈的共鳴的音樂。

                            人們喜歡風鈴,它可以將夏天不可多得的風無限誇張地擴大,將清涼的信息傳達給人們。這由貝殼和軟木組成的樂器,每年夏天都要承擔緩解悶熱的任務。

                            今年夏天又是來了,我在家裏煩躁起來,悶熱的天氣仿佛要壓碎人的每一根神經,我躺在床上、沙發上、地上,這種痛苦依然得不到緩解。我坐了起來,大聲叫道:“媽媽,我去買串風

                            鈴。”

                            岚鎮的風鈴都是一個店提供的,店主是一個老人,身形因爲長期坐著而顯得略微伛偻,手上皺紋盤桓,卻異常的穩。他每隔幾天清晨都要去沙灘挑揀貝殼,8點左右開門營業,順便制作風鈴。

                            我去的時候正是8點30分左右,風鈴店的門卻關著,上面挂著每隔幾天挂一次的牌子:外出采集貝殼,請在8點至20點前來購買。我不由得疑惑起來,已經過了30分鍾了,爲何老人還沒有開門營業?找不到答案,只有忍著燥熱回家,決定下午再來一趟。

                            鍾表上的指針仿佛被熱得幾乎實質了的空氣凝住,走得異常緩慢。

                            終于到了下午,吃過午飯,我又到了風鈴店。老人正坐在凳子上,專注地雕刻著貝殼,在他手下,原始形狀的貝殼上出現了細膩的花紋,自然與人的創造在他手中得到了完美融合,也許這就是風鈴的魅力所在吧。

                            “爺爺,怎麽上午8點30分了還沒有開門?”我買下一串風鈴,隨口問道。老人怔了一下,無奈地搖了搖頭,手上的雕刻刀卻沒停,依然在上下飛舞。他告訴我,因爲岚鎮人對風鈴的喜愛

                            ,但這麽多年來只有他一家風鈴店,有一個投資者發現了這裏可以任意奪取的市場,從外地買了幾台機器,以貝殼爲原料,批量生産風鈴。早晨老人去撿貝殼時,發現沙灘上有很多投資者雇

                            來的撿貝殼的人,他年齡大了,爭不過那些人,自然費的時間長了些。

                            老人和我說著,眼鏡卻一直看著貝殼,臉上甚至每一道皺紋中都藏著對風鈴的喜愛。

                            “也許以後就幹不了了,唉,我畢竟年齡大了,爭不過那些年輕人。”老人最後這麽說。

                            批量生産的風鈴很快開始了出售,店鋪就開在老人的風鈴店旁邊,盛大的開業儀式吸引了整個岚鎮的人的目光,幾台機器一同啓動,生産效率極高。

                            老人依然慢悠悠地雕刻著貝殼,機器轟鳴的聲音掩蓋了雕刻刀飛舞的聲音。因爲制作速度慢,老人的風鈴在往年往往是供不應求,但今年,在燥熱中更加沒有耐心的人們都轉去購買了批

                            量生産的風鈴。

                            是啊,貨多價廉,誰不喜歡呢?但誰又會把批量生産的風鈴的千篇一律的樣式和機械的線條與老人的風鈴相比呢?

                            終于,所有人放棄了老人的風鈴。我去買風鈴時,看到老人坐在凳子上,拿著煙鬥,出神地望著自己的風鈴。

                            眼裏帶著些許失望。

                            我沒有停下腳步,走進了隔壁風鈴店,買下了批量生産的風鈴。

                            我突然有些內疚。

                            但這內疚很快被年輕的我遺忘了。

                            後來,老人搬走了,沒有人關注,也沒有人告訴開戶首次充1元贈老人到底搬到哪去了,夏天再次來到,每一家都響起了統一的風鈴聲。

                            “怎麽感覺風鈴沒有以前好聽了呢?”也許每個岚鎮人都有過這樣的疑問。

                            但是誰會深究呢?人們再次沉浸在了風鈴盤旋的夏天。
                            

                            相關文章
                            熱門文章
                            熱點文章
                            重點文章
                            推薦文章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免責聲明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3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