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亞遊集團線路檢測工具-擇一處清幽,綿長在光陰裏

 你的時候,思念如雨滴落入眼眸,刹那的光陰,是ag亞遊集團線路檢測工具今夜無眠的清愁。

──題記

夢裏有太多纏綿的話和一季相思的流放,伫立在愛的國度,想早早醒來,和清荷搖蕩在夏末,沾滿每一個每一個想你的日子,染紅等你的那一個曾經的秋季。

越來越喜歡獨處了,一個人獨坐夕陽黃昏裏,望著遠方,聽著蟬鳴蛙叫,風過耳畔,夕陽散落了一地詩意,嫣然暮色,纏綿了誰眼底的溫柔。似水的流年,輕夢的我,不想幸福離我有多遠?如果日子可以刪減,惟願,我一生只剩下這一刻的溫暖和一個關于你的夢。依著曾經,依著青春裏的那個約定就此老去。

等綠蘿長出了一窗的夢境,思念潮濕了八月的空氣,那時,你可願敞開你的心門,讓我一步一步地去靠近。我願從此丟掉生活的煩憂和阻撓,一路向東,拾撿起光陰裏一路的執念和意濃,將箴言寫給流年,交給時光,從此,行走的歲月一路深情依依,靜谧安恬。亦如夏花絢麗一生。而我們的未來,也一定是繁花似錦,綠草如茵。

淺淺的日子,花一樣的年華,我將歲月過成一段素白和淡然,怒放出一朵花的優雅和禅意。和天空一起靜默相忘,和大海在心上一起蔚藍。而心在一點一點在回憶裏笃定,涅槃。

我喜歡月光,也喜歡蓮,做月光下蓮一樣的女子,優雅而不妖,低眉時,是一眼的溫柔,風起,情依舊,心不變,悟一世浮生見性明心,守一段年華如初,傾一世清絕明淨和秋色長天。此岸,彼岸,歲月兩兩相知,不忘你,不忘歲月恩賜于你我那一眼交彙時互放的光陰。

夢裏我臨水而居,青山如畫,白雲入夢,晨起,趕著羊群,聞著稻香,邀遊在山水之間,歸來時,明月披肩,清風相伴,踏著晚霞,亦有落入別人夢中的風景。閑來煮茗聽雨,或是翻閱幾頁古書,沉澱在詩中落葉掉零的秋天,溫著老酒,依著夕陽的余晖,和你背靠背一同在秋光中老去。

歲月如梭,我心仿佛還停留在夏的清幽之處,腳步卻不小心邁進了秋天的門扉了,而夏的笑靥還在小徑上綿長,而秋的意韻已悄悄地飛上枝頭,我聽見,有些樹葉在零落,往事在記憶的梗上輕飛。隨著腳步聲朦胧漸遠。

時常想,能否舍繁華三千,換來一時簡單,告別喧囂的都市生活,身著一身素衣,攜帶一本經卷,和你一生邀遊在山水之間,只爲前世佛前的那一段感念,修千年行,只爲與你在輪回的今生相逢,深愛。

遙想濃濃的秋意,似你多情的溫柔,迷醉了我雙眼,癡迷了一季花開,夢呓了一場煙雨的輕落,走過十裏長巷,曼妙在你清幽甯靜的小徑上,聽一次蟲鳴蛙叫,看一回夕陽,想想青春裏的那一場約定,那焦慮的心似陌上風光綠了綠,等一縷風過,微閉雙眼,幸福滿滿來。

我還有一點小清晰忘了交給文字。許一場槐花疏疏散落成詩行,我要在素色的日子與一場雨交融,斑駁成流年的一道守望你時不朽的風景。

就讓那往事隨風,從此,我的世界裏,只與你同在。紛繁的紅塵,我們一路相伴,永不抛棄。真誠相待,手牽手,心系心,把最後的歲月演繹一段不悔的傳奇。斟一杯月光的酒,醉夢在浮光深處,不問此去經年,光陰的路上,再長的苦難和寂寞的情懷,只要有你一直陪著,心就會一路向陽,淺笑歲月安然。 

很喜歡戴望舒寫過的《雨巷》,“撐著油紙傘,獨自/彷徨在悠長、悠長/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著/一個丁香一樣地/結著愁怨的姑娘”。優美的文字,悠長的雨巷,一次又一次撥動了我夢裏的琴弦,我把它牢記在心。
順著書裏的宋體鉛字,我看到雨巷裏,一個彩衣女子,撐開一把古香古色的油紙傘,踏著青石板路款款而來,撒下一路丁香花瓣。氤氲的空氣裏,詩一樣的女子,銀鈴般的微笑,婀娜的身姿,帶著春天的氣息,從墨迹中躍然到雨巷,惹得春光一片,翩翩春思。我是那麽地執著尋找著詩句裏的畫面。但不得不信,雨巷裏的春天終究是來了,它把歡喜傳給了我,把春愁傳給了我。淅淅瀝瀝的雨中,小巷裏,沒有寒梅堅挺的花骨朵兒,沒有春上柳梢頭,沒有桃李的芬芳。大概,僅僅有一兩株枯草“像夢中飄過”,奇迹般活了過來,在緩緩回升的地氣裏搖曳,喚起你冰凍了一季的暖流,如潮湧。
寒冬悄然絕塵而去,留下巷口的一片落葉,被雨水打得七零八落,尋不著歸根的故土,望不到母親相依的臂彎。春風夾帶一絲絲寒流,走進了悠長的小巷,帶走了落葉,無論你有多麽割舍不下,落葉還是遠離了小巷,消散得無影無蹤。雨裏的小巷,看似人去樓空的樣子,想是傷感無盡,實卻是憧憬滿滿,希望累累。新生的號角從巷頭吹到了巷尾。
趁著春雨纏綿,涼涼的雨抹在臉上,觸動你敏感而慈悲的心,那春天的花開花謝就在你心裏,那生命的頑強就停眼眸。你不可以在雨巷裏觸手生春,但你一擡足就觸碰了一抹淺綠,興許是一片銅錢大小的毫不起眼的苔藓,但你于心不忍,收起邁出去的腳尖,擇道而行。在雨巷的深處,你將和春天交融,和春風狂歡飛舞,那些被歲月揉搓過的詩句,溶進了先輩們的嘔心瀝血,洗搓不去,你越是要揉捏它,它就像愛人的溫情一樣,注入你的血脈去。
我曾無數次地渴望,邂逅一場雨巷故事。或是奔跑時和雨巷撞了個滿懷,或是漫步時春雨沾巾,或是斜倚著雨巷裏的青磚灰瓦述說無盡相思,或是雨巷也漫天飛花……手裏的雨傘,早已開成了一朵丁香花,安靜地渡入恬美的輪回裏。
其實,雨巷裏早已春意盎然。清晨,這裏的人們依次出門去,一把把雨傘在雨巷裏挨挨擠擠地遊走,有怒放的大紅玫瑰,有精致的嬌豔瓜果,有舞動的紫色小蝶,有黃綠相間的田園風光,有印上笑臉的時尚男女……還有傘下的人們,心情春風得意,臉旁春風和氣,衣著光鮮亮麗,腳下如履春風,春回大地,哼唱著莺歌燕語,一伸手還有雨絲風片。
诶,雨巷的春天就這麽來了。即使你還來不及做好迎春的准備,雨巷裏已經傳來一首《小巷情深》:
在那深深的小巷裏,
留下多少兒時的記憶。
春風拂動著綠蔭,
是媽媽溫柔的細語。
全不顧那夏日的蟬鳴,
去追尋那陽光的妩媚,
只夢想隨著琴聲的暖流,
去擁抱那小巷的石板路,
把我心底的詩呈獻給春風和春雨。
诶,雨巷,一年又一年,你並未隨著時光匆匆流逝而深深遺憾,也不與都市繁華而百舸爭流。你就如同一個養在深閨的女子,在萬木爭春的日子裏,小樓聽雨,與世無爭,撥動春天的旋律,一季一輪回,和ag亞遊集團線路檢測工具們刻骨相守,在滄桑巨變背後散發著天國之花的光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