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yle id="a3yfyq"><dl id="a3yfyq"><bdo id="a3yfyq"></bdo><tr id="a3yfyq"></tr><div id="a3yfyq"></div></dl><del id="a3yfyq"><big id="a3yfyq"></big><dfn id="a3yfyq"></dfn><span id="a3yfyq"></span></del><acronym id="a3yfyq"><kbd id="a3yfyq"></kbd><li id="a3yfyq"></li></acronym><font id="a3yfyq"><dfn id="a3yfyq"></dfn><dl id="a3yfyq"></dl><ol id="a3yfyq"></ol></font><strong id="a3yfyq"><span id="a3yfyq"></span></strong></style><small id="a3yfyq"><ins id="a3yfyq"><i id="a3yfyq"></i><legend id="a3yfyq"></legend><u id="a3yfyq"></u></ins><option id="a3yfyq"><tr id="a3yfyq"></tr><form id="a3yfyq"></form></option><blockquote id="a3yfyq"><strike id="a3yfyq"></strike><li id="a3yfyq"></li><table id="a3yfyq"></table></blockquote></small><strong id="a3yfyq"><style id="a3yfyq"><tr id="a3yfyq"></tr><tfoot id="a3yfyq"></tfoot><small id="a3yfyq"></small><strong id="a3yfyq"></strong><select id="a3yfyq"></select></style><acronym id="a3yfyq"><option id="a3yfyq"></option></acronym></strong><small id="a3yfyq"><style id="a3yfyq"></style><dd id="a3yfyq"></dd></small>
      <u id="a3yfyq"><bdo id="a3yfyq"></bdo></u><div id="a3yfyq"><code id="a3yfyq"></code><strike id="a3yfyq"></strike><tbody id="a3yfyq"></tbody><pre id="a3yfyq"></pre></div><fieldset id="a3yfyq"><ins id="a3yfyq"></ins><acronym id="a3yfyq"></acronym></fieldset>
              <ul id="i8kdeb"><legend id="i8kdeb"></legend><legend id="i8kdeb"></legend><fieldset id="i8kdeb"></fieldset><span id="i8kdeb"></span></ul><tt id="i8kdeb"><option id="i8kdeb"></option><option id="i8kdeb"></option></tt><fieldset id="i8kdeb"></fieldset><big id="i8kdeb"><fieldset id="i8kdeb"></fieldset><div id="i8kdeb"></div></big><legend id="i8kdeb"></legend>

                  銀河平台_離離心上秋

                  2020年01月24日 技術力量

                  幾只穿灰衣的鳥,銜著一束陽光飛近銀河平台的窗棂,它們的尾部翹著,曲線優雅。小小的腦袋如音符般跳動。它們時常光顧,落在防盜鐵窗上,望著我,那麽安靜,好似在赴一個陳年的約會。

                  今天,陽光肯定在九天之外被烘焙過了。它們直射在陽台上,清脆、爽朗,是成熟稻谷的顔色,氤氲清淡的香。我想,如果給我一把鐮刀,我就去收割這些陽光把它們一直儲備在心中……

                  陽光明亮且溫暖,絲絲縷縷都充滿了熱情。這時節,秋天已經成了記憶中一個揮別的手勢,冬天正向我姗姗走來。我仿佛已經看到了她款款的步態,婀娜的腰身,終究是越走越近了。“蒹葭蒼蒼,白露爲霜”。讀起來,有清冽地甜漾在齒間,像輕輕咬了一口水晶梨。

                  樓群間不時有雁鳴聲濺起,水珠一般落進風裏,風就在這裏稍稍頓了一下,我的發適時地飛揚起來。還有柳絲,比我的發還要悠揚,還要柔媚。她是有氣度的女子,即便這時節她已經走到了遲暮年華,還依然謹慎地優雅著,綠得一絲不苟從容不迫。眺望遠處的堤上,一樹的黃葉不知不覺的就染黃了一片樹林,就好像太陽遺失在堤上的最後一抹陽光,然後那金色順島而淌。落下的葉子,渾身金黃,輕盈的舞動,宛如一只只金色的蝴蝶,舞著秋風,帶著對樹梢的眷戀,飄落。

                  窗台上的花盆裏,一些菊花開得絢麗非常,一點頹唐的樣子也沒有。鳥兒的叫聲仍舊不息不倦地送過來,像是在開一場合奏的音樂會,主唱伴唱,此起彼伏,毫不懈怠。這樣盛大的歡喜,是秋送給冬的禮物!也是送給我的禮物吧?

                  在脆生生的陽光下聽一曲《陪你一起看草原》,把閑適的心事,托付在悠揚的歌曲中,手執一本優雅的散文集,這樣的日子,真是靜美得絢目。走在慣常走的河堤上,天明淨的懸在正前方,毫不在意地垂著它藍寶石一般的碩大羽衣,那些似有若無的流雲,成了羽衣上翩然的紗質白色流蘇,不經意地搖曳柔若無骨的媚。它藍的那樣空曠,那樣無遮無攔,讓我想到了兒時生活過的大草原,似乎放眼即是天涯。此時偶爾有三兩只白翼的水鳥展翅滑翔著在河上飛過,它們是一道快樂的音符,跳蕩活潑。小小的漁船卻都泊了港,一副懶散的樣子。

                  路兩旁的草,一副無所謂的神情,對于風的到來,它們比我適應得快。它們無時無刻不在這樣的氣息裏生長,從萌芽到枯萎。它們長得那麽高,以至于當風稍稍大一些的時候,它們就率先伏低了身子。好在,它們怎麽生長都不會寂寞,看著它們就似看到了我的舊友。

                  我的舊友,如今都已經風流雲散了。猶記得那些青春的歲月,某一年暮秋,我們七八個人,結了伴,去湖邊裏看月亮。那玉盤一般的月亮,在水中搖啊搖啊,水裏的涼盈得太滿了,一波一波拂到我們的身上在那樣清亮的月光下,在那樣青澀的豆蔻年華,哼著這樣幽遠稚嫩的歌曲,竟有淡淡的憂傷,淺淺浮上來。

                  人生路迢迢,一路迄逦而來,當年的少女終于開始掩藏歲月深處的沉重了。無憂無慮的日子早已經成了漸行漸遠的過往,只剩了隱隱浮在心頭的那一句“天涼好個秋”。

                  秋夜是真的涼了,夜色被白霜推開去,什麽花呀樹呀,都成了虛托的背景上沉實的剪影。遠處運河上偶爾傳來幾聲貨輪笛笛的鳴笛聲,和船老大大聲的避讓聲,都撲進耳畔來,夜色的靜讓這些聲音顯示了別樣的活力,秋的曠遠在這一刻更真切了。我仿佛成了一片羽毛,輕飄飄地浮在這闊大的甯靜中,枕著聲聲入耳的種種聲響,咀嚼著那些特別有意思的事,不肯入夢。

                  人生苦短,秋是一次繁華的落幕。該凋落的忽喇喇凋落,該潛藏的靜悄悄潛藏。生時如夏花般絢爛恣肆。死時,袒露落葉一般的靜美。能把這一切看明白,學會淡然處事,學會淡然處世。我忽然覺得自己很平靜。 

                  走走看看

                  走出去,看一看,不是溜達而是學點東西,這在改革前是事情,至少對于老百姓來說。
                  早些年,莊稼戶養雞是靠老母雞抱窩,一頭二頭豬是在泥水裏喝泔水攪子熬大,缺吃少燒的日子靠勒緊褲帶去勞作。一開放,手腳活動開了,腦袋瓜也靈通起來了,眼睛也知道往外看了,。養雞從散養到上籠,飲水喂食半自動化了;養豬的豬圈潔淨得不粘灰土;莊稼院裏的大米白面已經是很普通了;蔬菜瓜果有冷庫了。
                  城市的變化,是一天一個樣子,高樓大廈拔地而起,卡車轎車水流滾滾,工廠空地綠草如茵,連鎖商店琳琅滿目,大學公寓雍容典雅,博覽會館賓客如潮。
                  物極必反,曆史的浩劫逼迫人們思索,一個十年,又一個十年,鬥來鬥去百姓還是苦日子,人家經濟發展的水平已經是我們的幾十倍了,我們還在精心研究政治嗎?走走看看,學學做作,再不攆上去,老百姓能饒恕嗎?恐怕,又要回到鴉片戰爭了。
                  令人欣慰,變了,硬氣了,打開門,打開窗戶,走出去迎進來,不僅搞經濟文化的交流,而且搞軍事政治的互訪,不但有峰端高級會晤,而且有民間人文往來,旅遊路線也縱橫交錯起來了。
                  走走看看,顯然不單單是遊山玩水,禮節拜訪,尤其對于負有公務使命的人來說。
                  從外交意義上看,雙邊以及多邊關系,在不損害第三方的原則下,不求對等雙贏,哪怕有幾成好處,在我們自己暫時還不能解決的情況下,就是讓步也需要引進發展。
                  有些滿腹經綸的專家,長籲短歎我們出賣土地和資源換取技術。這一點,固然需要注意,但不能因噎廢食,只要不涉及重大風險,還是需要嘗試。
                  實踐已經證明,經濟領域中一些高端技術還要放開,我們需要在學習中創新,人家行之有效多少年的東西,可以借鑒麽。
                  走走看看,貴在消化吸收,而不是盲目照搬,開拓自己的路。
                  博士改行

                  金融博士顧建國,放棄時尚的金融部門的部主任職位,毅然回到家鄉,接過母親的養豬業,不是豬倌而是老板了。
                  應當說,博士改行屬于明智之舉,母親的豬場是存欄一萬七千頭生豬的規模,姑且抛開設備,就是一萬七千張豬嘴巴,得多少錢填補?總不能眼睜睜瞅著虧損乃至破産吧,挽救偌大企業,不僅是兒子的責任,而且是對博士學識的檢驗。
                  顧建國,在改行前請朋友們對養豬行業的市場做了調查分析,有了近年前景看好的結論之後,才下了改行的決心。開始,顧老板吃了很多苦頭,技術改造大把花錢,老媽意見分歧凍結資金支持,只好貸款集資。又是招聘人才,又是引進良種,不但沒有給老娘省錢,而且又築起債務高台。然而,市場卻認識俊傑,用戶卻欣賞名牌,博士老板終于扭虧爲盈,爲全國勞模的媽媽又增了光彩。
                  事實告訴銀河平台們,當行業虧損出現時,更需要了解市場,更需要鞏固用戶,對企業內部的管理加強整頓,對技術開發精益求精,必須有計劃地實施戰略轉移。因爲,市場的供求關系,是依據生産和消費來變化的,何況質量的競爭更是重要因素。
                  博士能夠掂量大小輕重,不圖虛名,置危機而後興,實踐了真正意義上的資本運營。這對于一些在地方或者在行業上,舉足輕重的實業家來講,也能有一點啓迪吧。

                  閑話集市
                  幾十年前,人民公社的農貿集市,時起時落,和政治運動的氣候相關聯,也與農林牧漁業的生産收成有關。城市和市郊的集市相對要比交通閉塞的集市,興旺得多,工人階級是領導階級是老大哥,他們的菜籃子需要農民兄弟來保證供給。
                  那時候的即使,無論如何也成不了規模,都是計劃之外的交換。集市,在工商管理之下,指定地點,確定時間,限制品種。一小筐雞蛋,小心金貴地挎在胳膊上,隨時准備轉移;兩籃子蔬菜,鮮嫩欲滴地擺在地攤上,夠價就賣;包谷魚肉,藏頭裹尾地串在胡同裏。
                  到了特殊年代,推廣哈爾套經驗,命令趕社會主義大集。老百姓最聽話,背辮大蒜,挎筐豆角,捧個倭瓜,敲鑼打鼓地慶祝一番。
                  一晃兒,遍地都有集市了,露天的商廈的,越來越專業化了。原來計劃最嚴的供銷、糧食系統,被沖擊得最早最厲害,那就說明老百姓不愁吃不愁穿了,原來公職人員最不愛去的工商稅務成了熱門機關了。更讓人難以想象的,集市貿易場所可以由私人承包或者管理了。
                  集市的蕭條與繁榮,關乎著百姓的民生,放開好啊。

                  幾只穿灰衣的鳥,銜著一束陽光飛近銀河平台的窗棂,它們的尾部翹著,曲線優雅。小小的腦袋如音符般跳動。它們時常光顧,落在防盜鐵窗上,望著我,那麽安靜,好似在赴一個陳年的約會。

                  今天,陽光肯定在九天之外被烘焙過了。它們直射在陽台上,清脆、爽朗,是成熟稻谷的顔色,氤氲清淡的香。我想,如果給我一把鐮刀,我就去收割這些陽光把它們一直儲備在心中……

                  陽光明亮且溫暖,絲絲縷縷都充滿了熱情。這時節,秋天已經成了記憶中一個揮別的手勢,冬天正向我姗姗走來。我仿佛已經看到了她款款的步態,婀娜的腰身,終究是越走越近了。“蒹葭蒼蒼,白露爲霜”。讀起來,有清冽地甜漾在齒間,像輕輕咬了一口水晶梨。

                  樓群間不時有雁鳴聲濺起,水珠一般落進風裏,風就在這裏稍稍頓了一下,我的發適時地飛揚起來。還有柳絲,比我的發還要悠揚,還要柔媚。她是有氣度的女子,即便這時節她已經走到了遲暮年華,還依然謹慎地優雅著,綠得一絲不苟從容不迫。眺望遠處的堤上,一樹的黃葉不知不覺的就染黃了一片樹林,就好像太陽遺失在堤上的最後一抹陽光,然後那金色順島而淌。落下的葉子,渾身金黃,輕盈的舞動,宛如一只只金色的蝴蝶,舞著秋風,帶著對樹梢的眷戀,飄落。

                  窗台上的花盆裏,一些菊花開得絢麗非常,一點頹唐的樣子也沒有。鳥兒的叫聲仍舊不息不倦地送過來,像是在開一場合奏的音樂會,主唱伴唱,此起彼伏,毫不懈怠。這樣盛大的歡喜,是秋送給冬的禮物!也是送給我的禮物吧?

                  在脆生生的陽光下聽一曲《陪你一起看草原》,把閑適的心事,托付在悠揚的歌曲中,手執一本優雅的散文集,這樣的日子,真是靜美得絢目。走在慣常走的河堤上,天明淨的懸在正前方,毫不在意地垂著它藍寶石一般的碩大羽衣,那些似有若無的流雲,成了羽衣上翩然的紗質白色流蘇,不經意地搖曳柔若無骨的媚。它藍的那樣空曠,那樣無遮無攔,讓我想到了兒時生活過的大草原,似乎放眼即是天涯。此時偶爾有三兩只白翼的水鳥展翅滑翔著在河上飛過,它們是一道快樂的音符,跳蕩活潑。小小的漁船卻都泊了港,一副懶散的樣子。

                  路兩旁的草,一副無所謂的神情,對于風的到來,它們比我適應得快。它們無時無刻不在這樣的氣息裏生長,從萌芽到枯萎。它們長得那麽高,以至于當風稍稍大一些的時候,它們就率先伏低了身子。好在,它們怎麽生長都不會寂寞,看著它們就似看到了我的舊友。

                  我的舊友,如今都已經風流雲散了。猶記得那些青春的歲月,某一年暮秋,我們七八個人,結了伴,去湖邊裏看月亮。那玉盤一般的月亮,在水中搖啊搖啊,水裏的涼盈得太滿了,一波一波拂到我們的身上在那樣清亮的月光下,在那樣青澀的豆蔻年華,哼著這樣幽遠稚嫩的歌曲,竟有淡淡的憂傷,淺淺浮上來。

                  人生路迢迢,一路迄逦而來,當年的少女終于開始掩藏歲月深處的沉重了。無憂無慮的日子早已經成了漸行漸遠的過往,只剩了隱隱浮在心頭的那一句“天涼好個秋”。

                  秋夜是真的涼了,夜色被白霜推開去,什麽花呀樹呀,都成了虛托的背景上沉實的剪影。遠處運河上偶爾傳來幾聲貨輪笛笛的鳴笛聲,和船老大大聲的避讓聲,都撲進耳畔來,夜色的靜讓這些聲音顯示了別樣的活力,秋的曠遠在這一刻更真切了。我仿佛成了一片羽毛,輕飄飄地浮在這闊大的甯靜中,枕著聲聲入耳的種種聲響,咀嚼著那些特別有意思的事,不肯入夢。

                  人生苦短,秋是一次繁華的落幕。該凋落的忽喇喇凋落,該潛藏的靜悄悄潛藏。生時如夏花般絢爛恣肆。死時,袒露落葉一般的靜美。能把這一切看明白,學會淡然處事,學會淡然處世。我忽然覺得自己很平靜。 

                  走走看看

                  走出去,看一看,不是溜達而是學點東西,這在改革前是事情,至少對于老百姓來說。
                  早些年,莊稼戶養雞是靠老母雞抱窩,一頭二頭豬是在泥水裏喝泔水攪子熬大,缺吃少燒的日子靠勒緊褲帶去勞作。一開放,手腳活動開了,腦袋瓜也靈通起來了,眼睛也知道往外看了,。養雞從散養到上籠,飲水喂食半自動化了;養豬的豬圈潔淨得不粘灰土;莊稼院裏的大米白面已經是很普通了;蔬菜瓜果有冷庫了。
                  城市的變化,是一天一個樣子,高樓大廈拔地而起,卡車轎車水流滾滾,工廠空地綠草如茵,連鎖商店琳琅滿目,大學公寓雍容典雅,博覽會館賓客如潮。
                  物極必反,曆史的浩劫逼迫人們思索,一個十年,又一個十年,鬥來鬥去百姓還是苦日子,人家經濟發展的水平已經是我們的幾十倍了,我們還在精心研究政治嗎?走走看看,學學做作,再不攆上去,老百姓能饒恕嗎?恐怕,又要回到鴉片戰爭了。
                  令人欣慰,變了,硬氣了,打開門,打開窗戶,走出去迎進來,不僅搞經濟文化的交流,而且搞軍事政治的互訪,不但有峰端高級會晤,而且有民間人文往來,旅遊路線也縱橫交錯起來了。
                  走走看看,顯然不單單是遊山玩水,禮節拜訪,尤其對于負有公務使命的人來說。
                  從外交意義上看,雙邊以及多邊關系,在不損害第三方的原則下,不求對等雙贏,哪怕有幾成好處,在我們自己暫時還不能解決的情況下,就是讓步也需要引進發展。
                  有些滿腹經綸的專家,長籲短歎我們出賣土地和資源換取技術。這一點,固然需要注意,但不能因噎廢食,只要不涉及重大風險,還是需要嘗試。
                  實踐已經證明,經濟領域中一些高端技術還要放開,我們需要在學習中創新,人家行之有效多少年的東西,可以借鑒麽。
                  走走看看,貴在消化吸收,而不是盲目照搬,開拓自己的路。
                  博士改行

                  金融博士顧建國,放棄時尚的金融部門的部主任職位,毅然回到家鄉,接過母親的養豬業,不是豬倌而是老板了。
                  應當說,博士改行屬于明智之舉,母親的豬場是存欄一萬七千頭生豬的規模,姑且抛開設備,就是一萬七千張豬嘴巴,得多少錢填補?總不能眼睜睜瞅著虧損乃至破産吧,挽救偌大企業,不僅是兒子的責任,而且是對博士學識的檢驗。
                  顧建國,在改行前請朋友們對養豬行業的市場做了調查分析,有了近年前景看好的結論之後,才下了改行的決心。開始,顧老板吃了很多苦頭,技術改造大把花錢,老媽意見分歧凍結資金支持,只好貸款集資。又是招聘人才,又是引進良種,不但沒有給老娘省錢,而且又築起債務高台。然而,市場卻認識俊傑,用戶卻欣賞名牌,博士老板終于扭虧爲盈,爲全國勞模的媽媽又增了光彩。
                  事實告訴銀河平台們,當行業虧損出現時,更需要了解市場,更需要鞏固用戶,對企業內部的管理加強整頓,對技術開發精益求精,必須有計劃地實施戰略轉移。因爲,市場的供求關系,是依據生産和消費來變化的,何況質量的競爭更是重要因素。
                  博士能夠掂量大小輕重,不圖虛名,置危機而後興,實踐了真正意義上的資本運營。這對于一些在地方或者在行業上,舉足輕重的實業家來講,也能有一點啓迪吧。

                  閑話集市
                  幾十年前,人民公社的農貿集市,時起時落,和政治運動的氣候相關聯,也與農林牧漁業的生産收成有關。城市和市郊的集市相對要比交通閉塞的集市,興旺得多,工人階級是領導階級是老大哥,他們的菜籃子需要農民兄弟來保證供給。
                  那時候的即使,無論如何也成不了規模,都是計劃之外的交換。集市,在工商管理之下,指定地點,確定時間,限制品種。一小筐雞蛋,小心金貴地挎在胳膊上,隨時准備轉移;兩籃子蔬菜,鮮嫩欲滴地擺在地攤上,夠價就賣;包谷魚肉,藏頭裹尾地串在胡同裏。
                  到了特殊年代,推廣哈爾套經驗,命令趕社會主義大集。老百姓最聽話,背辮大蒜,挎筐豆角,捧個倭瓜,敲鑼打鼓地慶祝一番。
                  一晃兒,遍地都有集市了,露天的商廈的,越來越專業化了。原來計劃最嚴的供銷、糧食系統,被沖擊得最早最厲害,那就說明老百姓不愁吃不愁穿了,原來公職人員最不愛去的工商稅務成了熱門機關了。更讓人難以想象的,集市貿易場所可以由私人承包或者管理了。
                  集市的蕭條與繁榮,關乎著百姓的民生,放開好啊。

                  相關文章
                  熱門文章
                  熱點文章
                  重點文章
                  推薦文章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免責聲明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3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