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tyle id="w0k4il"><bdo id="w0k4il"></bdo><kbd id="w0k4il"></kbd><strike id="w0k4il"></strike><sup id="w0k4il"></sup></style>
                • <ol id="w0k4il"><code id="w0k4il"></code><tbody id="w0k4il"></tbody><kbd id="w0k4il"></kbd></ol><font id="w0k4il"><q id="w0k4il"></q><dfn id="w0k4il"></dfn><kbd id="w0k4il"></kbd></font>
                    • <dd id="s1s44r"></dd><ul id="s1s44r"></ul><address id="s1s44r"></address>
                      1. <strong id="s1s44r"></strong>
                        <legend id="s1s44r"></legend><small id="s1s44r"></small><small id="s1s44r"></small><b id="s1s44r"></b><u id="s1s44r"></u>
                        <noscript id="s1s44r"></noscript><small id="s1s44r"></small><tt id="s1s44r"></tt><button id="s1s44r"></button><label id="s1s44r"></label>
                        <tfoot id="s1s44r"><span id="s1s44r"></span><dfn id="s1s44r"></dfn><abbr id="s1s44r"></abbr><tfoot id="s1s44r"></tfoot></tfoot><noframes id="s1s44r"><ins id="s1s44r"></ins><u id="s1s44r"></u><ul id="s1s44r"></ul>
                              <acronym id="9hilw2"><del id="9hilw2"></del><kbd id="9hilw2"></kbd></acronym><em id="9hilw2"><option id="9hilw2"></option></em><bdo id="9hilw2"><big id="9hilw2"></big><dd id="9hilw2"></dd><center id="9hilw2"></center><tt id="9hilw2"></tt><strike id="9hilw2"></strike></bdo><kbd id="9hilw2"><dfn id="9hilw2"></dfn><tr id="9hilw2"></tr><ol id="9hilw2"></ol></kbd><i id="9hilw2"></i><strike id="9hilw2"></strike><bdo id="9hilw2"></bdo><address id="9hilw2"></address><acronym id="9hilw2"></acronym>

                              北京賽車怎麽登陸_跟風

                              2020年01月24日 分類浏覽

                                 本世紀,鼓勵創新。語言是種交流的方式,更在無時無刻的更新。
                              從SZ到SD,再從SD到SB,無不意味著一個時代向另一個時代的遞進,然而遞進的過程中,必然伴隨著創新與跟風。當然,在某些時候,兩者間的關系是非常密切的:如果說第一個說SB的人是創新,那麽,之後隨處隨口就是SB讓SB流行起來的人們就是跟風。所以從根本上說,跟風成全了創新,無論好壞。
                              抛開創新,就跟風而言,北京賽車怎麽登陸也有個小故事。具體是哪日,我已經記不得了,只是依稀記得事情的大概。那日與一群朋友聊天,于是我講了個從別人那聽來的故事,故事很可笑,但卻很難懂,當時我聽過後一副茫然的表情,也不知道笑點在哪,但經別人點透後才捧腹大笑起來,恍然大悟。終于,我把故事很生的講完了,本以爲會冷場,因爲這個故事太難懂了,但我料想的冷場卻沒有發生,大家哈哈大笑起來,這反倒讓我迷茫起來,難不成大家都聽懂了或是以前聽過?我把我的疑惑說出來,朋友爲了揭開了答案。其實說來可笑,真正聽懂這個故事的只有少少的兩個人罷了,他們笑了,然後其他人見他倆笑了,也就跟著笑了,于是一種其樂融融的氛圍就這樣起來了。所以,不得不說,跟風的力量是相當強大的。
                              最近網絡上也刮起幾起飓風,什麽“元芳你怎麽看”,什麽“屌絲”,還有“我去年買了個表”等語言的“文化”,有時我真的挺佩服中國的語言文化的,就拿“我去年買了個表”來說,不知道的還真以爲只是簡單的表面意思,中國語言當真是“博大精深”。但是這些和跟風有什麽關系呢?有人不解。其實這幾場“飓風”,本都是幾陣不痛不癢的微風,但跟的人多了,再加上網絡本身就是極好的傳播工具,這風自然也就大了,變得厲害起來,具有攻擊性。但對于這些,我都是擺著嗤之以鼻的態度。
                              一天分爲白天和黑夜,世界也有光明和黑暗,凡事都有兩面性,跟風也不例外。試想一下,若是一個班級,本有寥寥無幾的人知道學習,其他人看這幾個人在學習,于是其他人跟起風來,再然後,班級裏刮起一陣良好的學習風。幻想很美好,現實卻很露骨。現實總是和幻想有差別的。現實是這樣的:一個班級,本有大多數人知道學習,寥寥無幾的人無所事事,整天玩,于是知道學習的人慢慢的跟起這股惡風,然後,越刮越大,越刮越大,最終,只有可悲的幾個人堅守著自己的陣地,倒也是意志夠堅定。
                              談大一點兒的,說中國的電視節目,有多少是跟著韓劇走的,沒營養的泡沫劇到處都是,搞得中國節目都快失去自己的特色,對于這些“韓劇式的中國劇”,倒不需要采用一棒子打死的方式,但何必如此勤奮刻苦的去學習呢?有那時間倒不如想辦法把自己的國劇好好的做好,讓別人跟著自己走。《美國之聲》是這樣,《中國好聲音》也是如此,《我是歌手》更是將這點發揮的淋漓盡致,歸根結底,其版權都是從荷蘭的《TheVoiceOfHolland》購得的。
                              中國大多數人的特點是愛湊熱鬧,看自己人打架,搞分裂,基本上都是擺著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挂起的高姿態。說的誇張了,你站在大街上,去人多的地方看,必定會看見有事發生。車禍啦,吵架啦,打人啦,只要這類事發生,看熱鬧的人比比皆是。本身幾個人的事情,非得搞得滿城風雨,且不說看熱鬧的人把路圍的水泄不通,但最起碼的公德心你跑哪去了?看見車禍,趕緊打120啊,就知道看,看這些增長知識?看見吵架打人的,你倒是趕緊勸阻啊,站那看笑話心情很愉悅?就知道跟風,跟歪風,看見泥就往裏鑽,活像個泥鳅。
                              跟風的人很多。跟風的人永遠不會有輝煌,因爲他們的行爲只是對先人的複制,他們都只活在過去。
                              跟風的事也不少,有一句哲人說過:“世上除了變是永恒的,沒有不變的。”新事物必將取代舊事物,在新事物發展的時候,風更不會少。
                              所以,在這個多風的世紀,還望君不要盲目,勿失本心。 

                                當姗姗來遲的神父沖進墓穴時,羅密歐死了,朱麗葉也死了。這一對同樣堅貞的情人,因一段時間的誤差,偎依著死去了,曠世的愛情終未能逃出命運的定數。他們轟轟烈烈地愛過,卻淒淒慘慘地死去。
                              在那個鐵與血的年代裏,雖先生五霸,後生七雄,天下仍是諸侯林立,混戰不休。春秋如此,戰國如此。然而,一個人,從血流成河旌旗折斷的戰場,從盡焚百家坑埋諸儒的曠野,從役民百萬屍橫遍野的長城,走了出來。他的輪廓終于清晰。于是,始皇稱帝,天下一統,泱泱大秦,如日中天。
                              但是,羅密歐與朱麗葉以他們爲之付出生命的永恒主題,永恒于每一個人的震撼中,他們無怨無悔的愛的過程,成爲永恒的經典;而秦始皇又豈能忘掉背後的百萬索命怨魂。天下人又豈能忘掉還在流淌的鮮血,于是,天下人唾沫盡淹秦始皇。他譽滿天下,也謗滿天下,人們並不僅僅看到了他的結果,也審查了他的過程。
                              過程與結果,孰輕孰重?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未有定論。這就像先有雞還是先有蛋,誰都可說出一種答案和數種理由,但究竟孰是孰非,又沒了定論。但是,人們既崇拜羅密歐與朱麗葉的忠貞,又震驚于秦始皇的千古功業。對于前者,人們重于過程,而對于後者,人們重于結果――誰說一個人既能重過程又能重結果?又何須自尋煩惱,爭個你死我活?其實,過程與結果並不矛盾,過程是結果的前提,結果是過程的延續,它們合二爲一,則是一段完整的故事。過程和結果本身都是殘缺的,不完整的,就像一個人的腦袋和軀體,它們共同構成人,而把頭砍下來,放在一邊,爭論是頭重要還是軀體重要,就與爭論過程和結果誰重要一樣了。
                              頭和軀幹協調好了,就是一個健全的人。而一個健全的人,必然有協調的頭和軀幹,過程和結果也是這樣。絢麗多彩的過程必然不會有通向一片黑暗的結果。而輝煌奪目的結果,必然有一個不同凡響的過程。羅密歐和朱麗葉的殉情,向世界上每一個角落宣告,也向過去、現在和將來宣告,我們愛過,轟轟烈烈,無怨無悔。死是一種永恒,它把我們的愛情留在了永恒裏。秦始皇的奮鬥曆程,絕不蒼白,要戰勝縱橫捭阖的軍師、談政議經的謀士、骁勇善戰的將士,甚至于天下百姓的唾罵,難如登天。這樣一個過程又是如何的驚險和精彩?
                              如果追求過程,就應如雄鷹去享受搏擊長空的快樂,就應如海豚去體驗沖浪的愉悅,就應如飛蛾的義無反顧與膜拜那一瞬間的光明用盡每一分力氣去追逐每一個過程,這樣,才能問心無愧地說我追求過程,而夢想的實現則寓示著你已得到了結果。如果追逐結果,就應摒除雜念,一心向既定的目標進發,不論何等艱難險阻,你竭盡所能擊潰了它們,達到了目的,你的結果如願以償,而你又是否覺察出你已付出了一個精彩的過程呢?
                              我是爲了過程,還是爲了結果?何須庸人自擾?過程與結果並存于每一件事中,也包括你的一生。一件成功的事包括了一個成功的過程和一個成功的結果,一段傳奇的人生也包括了一個傳奇的過程和一個傳奇的結果。我們追逐的不應是割裂開來的過程與結果,而是一個整體,這樣我們的人生才有意義,因爲它也擁有過程和結果。何必顧此失彼?
                              當戰士們在號角中沖出戰壕向敵人撲去時,當一個偉人向國家、民族和世界做出承諾時,當一個平凡的人在一個平凡的崗位上向社會灑出一片熱血丹心時,當蒙古的大學生爲了救小孩奮不顧身地跳進冰窟時……他們並沒有考慮過程與結果孰重孰輕。盡管勝敗乃兵家常事,政權常有更叠,奉獻會遭誤解,救人可能沒人救自己,但是,他們都拼盡了每一分力氣。對于他們來說,過程與結果已兼得,夫複何求?又何須分得那麽清楚,還是難得糊塗一回吧。
                              生命寶貴,但卻短暫。和時間的深度和廣度比較,生命只是彈指間,而這彈指間是刹那間的過程和結果。北京賽車怎麽登陸們能做的,就是把握這每一個刹那間的過程和結果,讓他們拼成生命的過程和結果。這過程,是問心無愧的,而這結果,是此生無愧的結果!

                                 本世紀,鼓勵創新。語言是種交流的方式,更在無時無刻的更新。
                              從SZ到SD,再從SD到SB,無不意味著一個時代向另一個時代的遞進,然而遞進的過程中,必然伴隨著創新與跟風。當然,在某些時候,兩者間的關系是非常密切的:如果說第一個說SB的人是創新,那麽,之後隨處隨口就是SB讓SB流行起來的人們就是跟風。所以從根本上說,跟風成全了創新,無論好壞。
                              抛開創新,就跟風而言,北京賽車怎麽登陸也有個小故事。具體是哪日,我已經記不得了,只是依稀記得事情的大概。那日與一群朋友聊天,于是我講了個從別人那聽來的故事,故事很可笑,但卻很難懂,當時我聽過後一副茫然的表情,也不知道笑點在哪,但經別人點透後才捧腹大笑起來,恍然大悟。終于,我把故事很生的講完了,本以爲會冷場,因爲這個故事太難懂了,但我料想的冷場卻沒有發生,大家哈哈大笑起來,這反倒讓我迷茫起來,難不成大家都聽懂了或是以前聽過?我把我的疑惑說出來,朋友爲了揭開了答案。其實說來可笑,真正聽懂這個故事的只有少少的兩個人罷了,他們笑了,然後其他人見他倆笑了,也就跟著笑了,于是一種其樂融融的氛圍就這樣起來了。所以,不得不說,跟風的力量是相當強大的。
                              最近網絡上也刮起幾起飓風,什麽“元芳你怎麽看”,什麽“屌絲”,還有“我去年買了個表”等語言的“文化”,有時我真的挺佩服中國的語言文化的,就拿“我去年買了個表”來說,不知道的還真以爲只是簡單的表面意思,中國語言當真是“博大精深”。但是這些和跟風有什麽關系呢?有人不解。其實這幾場“飓風”,本都是幾陣不痛不癢的微風,但跟的人多了,再加上網絡本身就是極好的傳播工具,這風自然也就大了,變得厲害起來,具有攻擊性。但對于這些,我都是擺著嗤之以鼻的態度。
                              一天分爲白天和黑夜,世界也有光明和黑暗,凡事都有兩面性,跟風也不例外。試想一下,若是一個班級,本有寥寥無幾的人知道學習,其他人看這幾個人在學習,于是其他人跟起風來,再然後,班級裏刮起一陣良好的學習風。幻想很美好,現實卻很露骨。現實總是和幻想有差別的。現實是這樣的:一個班級,本有大多數人知道學習,寥寥無幾的人無所事事,整天玩,于是知道學習的人慢慢的跟起這股惡風,然後,越刮越大,越刮越大,最終,只有可悲的幾個人堅守著自己的陣地,倒也是意志夠堅定。
                              談大一點兒的,說中國的電視節目,有多少是跟著韓劇走的,沒營養的泡沫劇到處都是,搞得中國節目都快失去自己的特色,對于這些“韓劇式的中國劇”,倒不需要采用一棒子打死的方式,但何必如此勤奮刻苦的去學習呢?有那時間倒不如想辦法把自己的國劇好好的做好,讓別人跟著自己走。《美國之聲》是這樣,《中國好聲音》也是如此,《我是歌手》更是將這點發揮的淋漓盡致,歸根結底,其版權都是從荷蘭的《TheVoiceOfHolland》購得的。
                              中國大多數人的特點是愛湊熱鬧,看自己人打架,搞分裂,基本上都是擺著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挂起的高姿態。說的誇張了,你站在大街上,去人多的地方看,必定會看見有事發生。車禍啦,吵架啦,打人啦,只要這類事發生,看熱鬧的人比比皆是。本身幾個人的事情,非得搞得滿城風雨,且不說看熱鬧的人把路圍的水泄不通,但最起碼的公德心你跑哪去了?看見車禍,趕緊打120啊,就知道看,看這些增長知識?看見吵架打人的,你倒是趕緊勸阻啊,站那看笑話心情很愉悅?就知道跟風,跟歪風,看見泥就往裏鑽,活像個泥鳅。
                              跟風的人很多。跟風的人永遠不會有輝煌,因爲他們的行爲只是對先人的複制,他們都只活在過去。
                              跟風的事也不少,有一句哲人說過:“世上除了變是永恒的,沒有不變的。”新事物必將取代舊事物,在新事物發展的時候,風更不會少。
                              所以,在這個多風的世紀,還望君不要盲目,勿失本心。 

                                當姗姗來遲的神父沖進墓穴時,羅密歐死了,朱麗葉也死了。這一對同樣堅貞的情人,因一段時間的誤差,偎依著死去了,曠世的愛情終未能逃出命運的定數。他們轟轟烈烈地愛過,卻淒淒慘慘地死去。
                              在那個鐵與血的年代裏,雖先生五霸,後生七雄,天下仍是諸侯林立,混戰不休。春秋如此,戰國如此。然而,一個人,從血流成河旌旗折斷的戰場,從盡焚百家坑埋諸儒的曠野,從役民百萬屍橫遍野的長城,走了出來。他的輪廓終于清晰。于是,始皇稱帝,天下一統,泱泱大秦,如日中天。
                              但是,羅密歐與朱麗葉以他們爲之付出生命的永恒主題,永恒于每一個人的震撼中,他們無怨無悔的愛的過程,成爲永恒的經典;而秦始皇又豈能忘掉背後的百萬索命怨魂。天下人又豈能忘掉還在流淌的鮮血,于是,天下人唾沫盡淹秦始皇。他譽滿天下,也謗滿天下,人們並不僅僅看到了他的結果,也審查了他的過程。
                              過程與結果,孰輕孰重?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未有定論。這就像先有雞還是先有蛋,誰都可說出一種答案和數種理由,但究竟孰是孰非,又沒了定論。但是,人們既崇拜羅密歐與朱麗葉的忠貞,又震驚于秦始皇的千古功業。對于前者,人們重于過程,而對于後者,人們重于結果――誰說一個人既能重過程又能重結果?又何須自尋煩惱,爭個你死我活?其實,過程與結果並不矛盾,過程是結果的前提,結果是過程的延續,它們合二爲一,則是一段完整的故事。過程和結果本身都是殘缺的,不完整的,就像一個人的腦袋和軀體,它們共同構成人,而把頭砍下來,放在一邊,爭論是頭重要還是軀體重要,就與爭論過程和結果誰重要一樣了。
                              頭和軀幹協調好了,就是一個健全的人。而一個健全的人,必然有協調的頭和軀幹,過程和結果也是這樣。絢麗多彩的過程必然不會有通向一片黑暗的結果。而輝煌奪目的結果,必然有一個不同凡響的過程。羅密歐和朱麗葉的殉情,向世界上每一個角落宣告,也向過去、現在和將來宣告,我們愛過,轟轟烈烈,無怨無悔。死是一種永恒,它把我們的愛情留在了永恒裏。秦始皇的奮鬥曆程,絕不蒼白,要戰勝縱橫捭阖的軍師、談政議經的謀士、骁勇善戰的將士,甚至于天下百姓的唾罵,難如登天。這樣一個過程又是如何的驚險和精彩?
                              如果追求過程,就應如雄鷹去享受搏擊長空的快樂,就應如海豚去體驗沖浪的愉悅,就應如飛蛾的義無反顧與膜拜那一瞬間的光明用盡每一分力氣去追逐每一個過程,這樣,才能問心無愧地說我追求過程,而夢想的實現則寓示著你已得到了結果。如果追逐結果,就應摒除雜念,一心向既定的目標進發,不論何等艱難險阻,你竭盡所能擊潰了它們,達到了目的,你的結果如願以償,而你又是否覺察出你已付出了一個精彩的過程呢?
                              我是爲了過程,還是爲了結果?何須庸人自擾?過程與結果並存于每一件事中,也包括你的一生。一件成功的事包括了一個成功的過程和一個成功的結果,一段傳奇的人生也包括了一個傳奇的過程和一個傳奇的結果。我們追逐的不應是割裂開來的過程與結果,而是一個整體,這樣我們的人生才有意義,因爲它也擁有過程和結果。何必顧此失彼?
                              當戰士們在號角中沖出戰壕向敵人撲去時,當一個偉人向國家、民族和世界做出承諾時,當一個平凡的人在一個平凡的崗位上向社會灑出一片熱血丹心時,當蒙古的大學生爲了救小孩奮不顧身地跳進冰窟時……他們並沒有考慮過程與結果孰重孰輕。盡管勝敗乃兵家常事,政權常有更叠,奉獻會遭誤解,救人可能沒人救自己,但是,他們都拼盡了每一分力氣。對于他們來說,過程與結果已兼得,夫複何求?又何須分得那麽清楚,還是難得糊塗一回吧。
                              生命寶貴,但卻短暫。和時間的深度和廣度比較,生命只是彈指間,而這彈指間是刹那間的過程和結果。北京賽車怎麽登陸們能做的,就是把握這每一個刹那間的過程和結果,讓他們拼成生命的過程和結果。這過程,是問心無愧的,而這結果,是此生無愧的結果!

                              相關文章
                              熱門文章
                              熱點文章
                              重點文章
                              推薦文章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免責聲明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3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