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真人注冊-夢裏花開知多少

這個道理大家都明白。可是真的遇到了事情,就不一樣了。原本應有的反思現在已被責備所代替。PP真人注冊們從小就知道很多故事和成語,訴說了動物在生死關頭,也會本能的竭盡全力讓自己看到明天的太陽。作爲有著高智商的高級動物――人類又怎麽會不懂呢?可是又是什麽讓他們甯願獨自遠離,背負罵名也毅然而然的選擇了離開呢?

時間把我們帶大,卻帶不走記憶裏最美的童年,每當我看見小朋友結伴嘻戲,唱著快樂的兒歌時,我就會含笑想起我的美麗童年,那份天真無邪,那種淳樸真摯,那些歡歌笑語,都烙印在我的記憶裏,在那最美出,盛開著最美得花朵。

鄉村是落後的,可是它最原始的自然風光,給了我童年最好的彩色照。那是的我,人小膽大,常常“自立爲王”,帶領著鄰家幾個差不多大的孩子,一起下河摸魚,上樹掏鳥蛋,有時也會偷偷地潛入到王大爺的果園,肆無忌憚的飽餐一頓,最後,不幸被王大爺發現,我們便會飛奔而去,王大爺會含笑說:“這些孩子!”那種做賊時的忐忑心情,至今難忘。少年不知愁滋味,整天樂呵呵的滿山奔跑,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當然,也會心中藏著“快快長大”的願望,現在想來,如果永遠是個孩子,那將是上帝莫大的恩賜。

可是,人們從不會認爲自己有問題而導致這樣的事情發生。就像人類從不會在自己身上找到錯誤。錯誤永遠只會在別人的身上。有這麽一個例子:“某一高中,一提高班兼示範班,因極優秀就在開學第一周值勤(即檢查各班的行爲規範,負責評分等),大家都沒有扣分,只有一人扣分,後來得知被扣分的班級也是一個示範班,全班嘩然,認爲他不該扣分,班主任則說他扣的好,批評其他人沒有正氣,已經成爲了灰色,就像校服的顔色一樣。幾天後,一堂副課上,副課老師批評一同學可批評錯了,同學是無辜的,他就當場指出老師錯了。事後,班主任老師又出一新指示,不要和老師頂嘴,即使老師錯了,你也讓她說去。”這個例子,就很好的說明了人不會發現自己的錯誤,就像那位老師就不會認爲自己也是灰色的。

春天在我們作文中以“春姑娘來了,撒下一片綠色的種子”的方式,悄悄地來到身邊,滿山開始泛綠的生機,惹得我們坐立不安,忽一日春風來,吹的迎春花兒開,在太陽的照耀下,金燦燦的花兒在懸崖峭壁上綻放,出于安全考慮,父母親早已經嚴厲警告過,甚至恐嚇自家孩子不准上山采花,可是,孩子都是愛美的天使,怎忍得隔著萬裏,遠遠遙望?

久而久之,他們稚嫩的身心再也無法支撐這世界上最大的苦了。他們就動用了人類求生的本能,他們想逃避,可是世界之大卻找不到一個可以讓他們暫時休息的避風港。無奈,他們只能選擇去另外一個沒有責備、沒有負擔、沒有壓力、沒有身不由己的自由國度。

在童年的記憶裏,除了歡笑,還有感動,還有純純的友情。

在采了幾束迎春花後,仍渴望得到峭壁上那株最美的花兒,似乎任何的艱難險阻,都抵擋不了我們對它的摯愛,商討後,決定以搭“韌體”的辦法去設法采到那株花,我踩在小青的肩膀上,小棟踩在我的肩膀上,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得到了那株喜愛的迎春花,一時的忘我興奮,使小棟失去了重心,重重的摔倒在地上,繼而從山坡上滾下去,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小青眼疾手快的拽住了他,但也被拖出去了幾丈遠,三個人,此刻已經是滿身傷痕,但被剛才的驚嚇,忘記了身上的傷痛,繼而擔心回家後該如何交代,記得老人說過,用山上的一種野草塗抹在傷口上,可以有效止血,于是,三個人又手忙腳亂的尋找野草。天黑了,還是不敢回家,畢竟年幼,三個人,緊緊地挨坐在一起,相互給予著安慰。當三戶家長著急的找到我們時,在明月的光輝裏,依稀可以看見家長臉上的汗珠和著急的淚水,那一刻,我們知道又一次的讓父母親勞心勞力了,很幸福的跟在父母身後,慢慢的走回家。第二日,三個小夥伴又在老地方集合了,互相詢問著傷勢,共同歎息著沒有帶回迎春花的遺憾,那一日,三個小夥伴,很鄭重的結拜爲兄弟,這麽多年來,那份醉人真誠的友情一直沒變。

傍晚的夕陽下,三個小夥伴,匆匆吃過晚飯,悄悄地溜出自家院子,我們的身影被拉的悠長,嘻嘻笑笑,打打鬧鬧,想著讓PP真人注冊們魂牽夢繞的迎春花出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