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亞遊登|請不要把愛分割

   “放學ag亞遊登們就一起去挖折耳根。”?????????????????????????????????????????????????????????????????????????? ——題記
  油菜花開了,雨季要來了,外祖母躺在床上像一碗涼卻的姜湯,蠟黃而又充滿了褶皺,她已經很難咽下一點食物了,每次醫生替她輸完液後都會搖搖頭歎口氣走了。
  我從未看到外祖父悲傷過,他只是每天將土裏新鮮的折耳根摘下,用手將上面的根須一一捋去,用鹽水泡了然後用醋、醬油、苦蒜、蔥花,最後用辣椒搓好。
  每個黃昏的時候,外祖母的病床前總擺著這樣一碗涼拌折耳根。每當這個時候舅舅就跑到外層默默的抽煙,而媽媽總是坐在牆角輕輕的哭泣。
  空氣越來越潮濕了,那個傍晚,全家人靜靜地圍在外祖母的床前,她艱難的說出來三個字:“放學了……”手微微一垂再也不動了,屋子裏陷入了一陣可怕的寂靜,一個蒼老的聲音嚎啕大哭起來,那個自外祖母生病一來從未掉過眼淚的老人坐在地上像個孩子似的大哭起來。
  放學了,我們一起去挖折耳根……
  七十年前,外祖父對外祖母說:“如果我只有一碗涼拌折耳根,我會把一半給我媽媽,另一半給你。”外祖母喜歡上了外祖父。那一年,他12歲,她10歲。
  過了十年,他們的村子被洪水淹沒了。外祖父不停的救人,有老人,有孩子,有認識的,有不認識的,唯獨沒有親自救外祖母。當外祖母被別人救出後,有人問外祖父:“你既然喜歡她,爲什麽不救她?”外祖父說:“正是因爲我愛她,我才要先去救別人。她死了,我也不會獨活。”他們在那一年結了婚。那一年,他22歲,她20歲。
  後來全國鬧饑荒,他們同樣窮得揭不開鍋,最後用剩下的一點點面,做了一碗湯面。外祖父舍不得吃,讓外祖母吃;外祖母舍不得吃,讓外祖父吃。三天後,那碗湯面發黴了,當時,他42歲,她40歲。
  因爲外祖父的爸爸是地主,所以外祖父受到了批鬥。在那段年月裏,“組織上”讓外祖母“劃清界限分清是非”,外祖母說:“我不知道誰是敵人,但我知道,他是好人,他愛我,我也愛他,這就足夠了!”于是外祖母陪著外祖父挨批、挂牌遊行,夫妻兩人在苦難的歲月裏接受了相同的命運。那一年,他52歲,她50歲。
  許多年過去了,外祖父和外祖母爲了鍛煉身體一起學習太極。這時他們被調到了城裏,每天早上乘公交車去市中心的廣場,當一個年輕人給他們讓座時,他們都不願坐下而讓對方站著。于是,兩人依舊靠在一起,手裏抓著扶手,臉上都帶著滿足的微笑。那一年,他72歲,她70歲。
  外祖母說:“十年後,如果我們都已經死了,我一定會變成他,他一定會變成我,然後他再來吃我留給他的那半碗涼拌折耳根。”
  七十年風塵歲月,半個世紀的稚嫩約定,外祖父那雙粗糙而又有力的雙手總是沾滿了淡淡的折耳根味道,ag亞遊登想那就是古典愛情的味道……

  隨著一聲劇烈的關門聲,喬的愛情終于在破碎中結束了。她癱倒在地上,無助的蜷縮起身子埋頭哭泣著。痛糾纏著她,房間中沒有了孩子的笑聲,也沒有丈夫關切的問候了,喬面對的是一面有空白和悲傷織成的牆。
  喬是一所全封閉式高中的語文老師,身爲班主任的她幾乎將她所有的精力都傾注于她的班級她的學生上。學生像韭菜一樣割了一茬又一茬,35歲的她的兒子才5歲,她也知道如果不是丈夫拿他父母的心願乞求她,她還不知道何時才想要孩子。喬的丈夫是工作輕松且拿著高薪的白領,而喬只是一名普通的高中教師。他們是大學同學,那時的喬是班花,姿態婀娜,姽婳容顔,讓丈夫一見傾心,大學畢業後他們各自有了穩定的工作,他就向喬求婚,喬答應了。
  喬就業後漸漸感到了工作的壓力,作爲班主任,她必須從周一到周五都在學校中陪伴著學生,每天早上5:30起床,10:30回家,這樣的生活辛苦極了,她不得不把孩子交給婆婆。丈夫很體貼,每天都會開一個小時的車到學校給喬送飯、陪她。她很幸福,但當一位學生羨慕的說要找一位向她丈夫一樣體貼的老公時,她有些憂心了,在這所學校中是不允許學生戀愛的。她聽候,不再讓丈夫來學校了,最後他拗不過她,只同意在有學生在她身邊時不找她。她每周只能和家人呆一天的時間,因此兒子對她有些生疏了。
  丈夫忍不住勸喬離開學校他有能力給她和兒子富足幸福的生活,但是喬拒絕了,她總是推辭說送走這批孩子就辭職,但是丈夫一不注意她又接了一批孩子。丈夫也沒強迫她,他知道喬是以爲優秀的負責任的教師。
  喬婆婆的70大壽上,因爲她的學生參與群毆她不得不回學校奔前奔後的處理這事,她低聲下氣的請求校長手下留情。忙了很久後回到家中,丈夫終于忍不住對她發脾氣,他說老人很傷心,他說喬是他的老婆不是學校的奴隸。她抱著兒子,一言不發淚水不住的流,丈夫發了狠話,如果她不辭職就和她離婚。他心疼的看著面色憔悴的喬,甩手回到房間中賭氣的抽著煙。喬知道爲了她的學生她欠家人太多了。但是她也知道,自己多抓緊一些學生就能升入一個更好的學堂,他們的人生就能少一點遺憾,所以她在他們的人生中扮演著至關重要的角色。
  這一天終于到來了,丈夫的腳步聲和兒子的哭泣聲漸遠了,喬的心被深深地刺痛了。她站起來想留住漸遠的親人,卻感到一陣眩暈,天地都在旋轉著。她扶著牆艱難的走著,下了樓,張望著他們模糊的身影,她潸然淚下,淚像潮水一樣洶湧著。她癱坐在地上,那一刻她清醒了,她失去了丈夫失去了兒子失去了所有。
  第二天,她醒來時正躺在醫院裏,和藹的醫生告訴她她太勞累了,有嚴重的睡眠不足,應好好的休息幾天。喬無力的笑了,她走下床去,看看表心想孩子們該上早操了,她得回去,不然那幾個調皮的男生得亂成什麽樣。醫生攔住喬,把鏡子遞給她。喬看著鏡子中憔悴的自己,自己的皮膚那麽幹燥,臉上灰暗的色斑,裂開的嘴唇,布滿血絲且微重的眼睛她吃了一驚,才發現自己已是個黃臉婆了。在醫生的勸導下她才肯休息一會兒,到了下午就匆匆回學校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