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秋風起

高二,許是和三中做了故交,對一切也都熟悉的很,但仍是不靜。每日上課時心不在焉,下課時卻精神萬分。有時下課聚一起聊天,有時相互鬧鬧。當然,與外班不和時,還會較量較量。對好多東西已經看的開。還記得老班高姐說,你們剛來時一個個都多單純啊,現在一個比一個精。哈哈。無論怎麽說,貪玩仍是高二的主旋律。就這樣,悠哉遊哉走過高一高二,們來到了這棟紅樓。看著高一新生們的那份稚氣,他們教改,會好好的。可我又高興又哀歎,我也曾在那裏呆過。可……高三的生活很累,至少大部分人是這樣。新班主任說,如果你感到一輪複習很輕松,那就完了。所以爲了不完,差不多每個人都在努力著。一天我去學校早點,忽然發現教室裏早有許多人,屋子裏很靜,靜的讓人害怕。但這終歸是好的,因爲高三了。

15歲,青春的我,帶著憧憬進入高中。

女孩,都是愛幻想的。可不是?在進入高中的第一天,我便帶著憧憬搭上了幻想的班車。

進入學校,首先映人眼簾的便是那美麗的噴泉。當水從中間最大的噴嘴一湧而出的時候,我仿佛看見一個充滿稚氣的小孩,他聚集全部力量,憋足了勁,然後將所有的力量都爆發出來,猛地往上跳,想要看見更遠、更美麗的風景。

記得初中學過一篇課文,題目叫《秋魂》。那裏面提到秋風,說,如果不是秋風將樹葉吹落梢頭,那片片葉子不是要被嚴冬所撕碎嗎?如果不是秋風把果實卸下高枝,那果實不是要被冰雪所吞噬嗎?如果不是秋風將種子吹下莖稈,那種子不是要被酷寒所凍僵嗎……所以,秋風是愛它們的。

2006年的秋初,我來到泰來三中。望著比初中大許多的校園,有朝氣,有迷茫。上課時象小學生一樣,直腰挺背,對未來充滿希望。經常想關于高中的許多許多。

第一站――噴泉池

我想,一會,我也要摘一片葉子,我不會收藏,它會被,歸根……

走近噴泉池,只見池裏的水很清。我仿佛看見我和好友在池邊戲水。雖然衣服都濕了,但們仍在開心地笑。因爲久違不見的輕松、童真有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