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l id="9jim9r"></ol><button id="9jim9r"></button><fieldset id="9jim9r"></fieldset><font id="9jim9r"></font>
    1. <center id="lbczp9"><q id="lbczp9"><button id="lbczp9"></button><em id="lbczp9"></em></q><option id="lbczp9"><label id="lbczp9"></label><option id="lbczp9"></option><strong id="lbczp9"></strong></option><small id="lbczp9"><del id="lbczp9"></del><noscript id="lbczp9"></noscript></small></center><style id="lbczp9"><abbr id="lbczp9"><kbd id="lbczp9"></kbd><li id="lbczp9"></li><legend id="lbczp9"></legend><em id="lbczp9"></em></abbr><style id="lbczp9"><table id="lbczp9"></table><table id="lbczp9"></table></style></style>
                  1. <select id="0og14b"></select>
                        <pre id="vdfde8"><fieldset id="vdfde8"><legend id="vdfde8"></legend><dd id="vdfde8"></dd><span id="vdfde8"></span></fieldset></pre><tr id="vdfde8"><pre id="vdfde8"><ol id="vdfde8"></ol><select id="vdfde8"></select><li id="vdfde8"></li><fieldset id="vdfde8"></fieldset><li id="vdfde8"></li></pre><sup id="vdfde8"><tt id="vdfde8"></tt><u id="vdfde8"></u><legend id="vdfde8"></legend><label id="vdfde8"></label><b id="vdfde8"></b></sup><optgroup id="vdfde8"><th id="vdfde8"></th><noscript id="vdfde8"></noscript><dt id="vdfde8"></dt><noframes id="vdfde8">
                          1. <style id="j7c021"></style><ol id="j7c021"></ol><tt id="j7c021"></tt><small id="j7c021"></small><small id="j7c021"></small>
                            <div id="j7c021"></div>
                            1. 哪個手遊好玩-冬夜橘香

                              2020年01月24日 綜合實力

                                橘子第一次見到冬,發覺原來世界上有這麽漂亮的一雙眼睛。那時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透著幾分期許,她看到冬那雙嵌在黑黑面龐上的眼睛時,她被透出的那股親近感和笑意征服了。
                                從那以後,她開始注意著個身材並不偉岸的家夥。
                                她對那雙眼睛抱有很大期望,橘子喜歡一只手剝橘子,另一只手的手腕靠在眼睛上,通過手腕上的反光手表,她可以看到冬的一舉一動,而她的思緒也隨著那雙眼睛的閃動,飄著
                                橘子是個很像橘子的女生,外表很成熟,可心卻嫩得酸倒牙,也許這就是她爲什麽喜歡吃橘子的原因吧
                                冬坐最後一排,向他周圍的兄弟們吆喝打鬧著,他並非一個簡單的孩子,可是誰也猜不出他充滿笑意的眼眸中,隱藏著什麽。包括橘子。冬的家庭並不和睦,他也因此承受了太多
                                秋天的風總是那麽快將落葉卷起又放下。卻只見地上的零星一點一片。冬進了家門,拿掃帚掃起一堆落葉,他背書包進門去,屋子裏一片狼籍。父親在客廳抽著眼,母親不知有到那裏玩麻將了。
                                從搬家到這以後,一直是這樣。冬默默收拾好客廳,徑直走向自己的房間。冬注定是矛盾的,想放,放不開,也許是他顧慮太多了。
                                他打開書包,發現一片楓葉,上面寫著:希望永遠都能在你眼底看到快樂。看這字迹怎麽這麽像自己呢?到底是誰爲自己制作了這麽一張卡片呢。
                                天漸漸變短,橘子和冬的接觸愈來愈多,冬發現橘子單純的讓自己嫉妒,他在心裏默念,小妹妹千萬別靠近哪個手遊好玩。冬很自卑,怕自己的矛盾影響著個單純的女孩。橘子在初雪的夜裏剝著橘子,那一絲絲的白線倒像冬手上清晰的紋路。她想著,便連它一塊吃了
                                冬確實很帥,整天圍在他周圍的女生著實不少。一天,橘子發現冬和一個長發飄逸的女生在楓樹底下的長椅子下坐著,女生長得很漂亮。兩個人眉飛色舞的交談著。橘子的直覺告訴自己,冬戀愛了。
                                那個夜裏,橘子睫毛濕濕的。
                                橘子轉學了,老師向大家宣布了這個消息,說她被縣重點看中了。冬的心不知怎的動了一下。
                                從此以後,冬和橘子再沒聯絡。
                                橘子告訴自己,冬已經從她的生活中徹底消失了。可這又怎麽能那麽好忘卻呢?一個人時,她依然忍不住的去想那雙充滿笑意的眼睛。想那片楓樹葉。
                                下午的天白茫茫的,雪花飛舞,向天使的輕紗。第一節課下課,她從書包中掏出一個橘子。這時門突然開了,走進一個穿著紫色外套的男生,那男生臉上還嵌著一雙充滿笑意的眼睛。
                                是冬!冬沖她微微一笑,坐在了最後排的位置。橘子覺得那笑還是那樣熟悉,向手裏的橘子一樣熟悉。
                                橘子漫步在厚厚的雪地中,她喜歡聽雪吱吱的響聲。冬迎面向她走來。她友好的問候道:“真高興又在一個班。”
                                “METOO。”
                                兩個人邊走邊聊,直到上課才回到教室。
                                橘子知道冬和她不合適。
                                也許是緣分吧,畢業考後兩人又到了一所學校,不過不是一個班。偶然的一次機會,橘子碰到了冬,他請她去吃飯。
                                其實冬也不知道爲什麽會這樣,明知道自己談戀愛會影響學習成績,還接受了那個女生,也許是因爲她漂亮吧。哪個男生能阻擋美女的誘惑呢?而橘子則和那些女生不同,她不是很漂亮,可卻有種透出的魅力。
                                橘子喜歡冬天,冬天有橘子吃,有雪看。
                                橘子最後一次見到冬是在夏天的一個傍晚。冬約橘子散步,他說他要離開了。橘子睜著大大的眼睛,懷疑的望著他。“你要去哪?”她問。冬說他要回自己的家鄉。橘子問他爲什麽,他不答。只淡淡的說,保重吧。
                                橘子知道這一天終究會來的,冬不屬于這裏。
                                冬舍不得這裏,他的家鄉是一個沒有冬天的地方。那裏有很多橘子,可沒有這麽晶瑩的雪看。冬始終不明白橘子對他意味著什麽。
                                雪飄來了,南下的列車帶走了冬。一切是這麽突然,卻又是那麽明晰。橘子明白冬只是她生命中一片落葉,一片雪花。
                                在這個並不美的大地上,飄落了一大片雪花。

                               若不曾忘記,
                                
                              又何必尋覓。
                                
                              若不曾銘記,
                                
                              又何必回憶。
                                
                              ——題記
                              落葉一秋又一季,突然間發現生命的寂寞總是在輪回中反反複複。冷風稀疏了枝頭的落葉,刺骨的陽光又落下那寒冷的溫度,午後的天空白雲寂靜的漂泊,只是林蔭小道上一個孤影搖搖晃晃,哀傷布滿了孤影,瞳孔中仿佛沉積了許久的悲與愁。癡怨的悲痛,留戀過往。蕭瑟的風中,孤影顫抖,無能爲力的自己又在傷感中浸濕出淚水的黯然的倒影。秋原來也絕情的悲訴自己的懦弱。
                              冷風吹走冰冷刺骨的陽光,落葉一片一片從眼前緩緩飄過。心灰意冷,孤獨重生,爲何生命也那麽脆弱,爲何逐流腦海的回憶從不刹那間就忘記,仿佛一顆溫熱的心很久不曾跳動,淚眼之中,哀傷逝之不盡,滾燙的淚花錠住刺骨的陽光,融化出讓心抽痛的故事。落葉潇潇,一秋的時光,帶我走不出這傷感的愚傷。斑駁的淚光劃出深深的傷痕,血淚落下,那從前晶瑩惕透的淚花如今變的渾濁不堪。心中落莫疊起千層,夙願消怡,鼻間充滿了落葉花香。夕陽落日,晚霞初夢,血色妖豔,又添那麽多的淒涼。背影下的孤單,怎能用言語一一道出訴盡……
                              記不清這單調的風景還能在我眼中停留幾天,可是最美不過夕陽紅,最冷不過秋風落。緩緩倒退的風景,前方映入眼中的陌生,淚落後的寂寞,一點又一點埋入腦海的思緒,那麽雜亂,風從耳邊撫發而過,纏繞起殘忍的回憶。
                              落日晴空,晚霞落下的淚抹染了整個西邊,我彳亍的腳步顯的那麽匆匆,落下的枯葉又隨西風的吹浮向那不知明的遠處駛去,偶爾還能聽見樹葉與地面磨擦的聲音,是不是樹葉的不舍,就算枯葉一片,也要守在那棵樹旁,這份執著是否太過堅定。我迷茫著這份回憶,挽留的悲傷苦澀了這顆孤獨的心房多少個年頭。而且淚落早已數不清多少次,我只記得花開花謝、春去秋來。小路的盡頭便地的落葉讓我的心又疼痛開來,關于你的曾經模糊的讓我記不清,卻依然憾動我苦苦守候你的回憶那麽多年。我早已不是那個敢愛敢恨的少年,如今的自己只想讓你到我的身前。
                              當晚幕拉下那黑的讓人看不清自己雙手的夜空,當所有的時間停止了跳動,當所有的傷感遣散成那丟不去的寂寞。當所有的故事從新退回原點,你的故事,我的結局。當還有一片樹葉還挂在樹梢飄動,當我心裏還惦記故事裏的完美時,那些事已是我的故事終結後腦海中幻化的念想。那些完美已不再屬于我,我只適合躲在黑夜的遮掩中,聽這歌,撕心裂肺的大聲喊一聲我好想你,當夜色消去那些回音,當滿天的星星都躲在那漆黑的天空中,我已經知道你早已忘了我,忘了我曾經給你的依賴。無情的風,冰冷的淚,一顆寂寞的心流浪到最遠的天涯,傷感讓夜傷心。
                              遠處,燈火黯然,遠處的風景早已埋入漆黑的夜幕中,我乞求讓寂寞的墳墓把我埋葬,讓孤獨的烈火把我焚爲灰盡,一寸相思一寸灰,當歌聲厭倦在傷心人的耳中回蕩,那便在我們傷心的時候偷偷順著風追尋夜的腳步,那些傷感在心底越來越孤單,讓心碎成那些不是情緒的怨恨,我好恨,時光悠然,歲月無情。我好恨這世間的愛恨情仇,當無情的時光消磨掉心底的悲傷,那份美好總壓抑著癡念,不是恨,那不是恨,而是得不到的挽惜。擡起頭,夜幕蕭條,冰冷依舊,燈火依然璀璨的光茫讓我一一遙望。回不了的過去,回不了的曾經,回不去的純真,還有那回不的美好。
                              寒風貼緊了秋的腳步,夜涼如水,當耳邊的歌聲慢慢換成風吹過的聲音,原來今天又想你了你一遍。當我看著日曆陷入沉思的時候,原來那年你我初見在一個落葉紛紛的秋天,你弱小的身影在雨中發抖,我舉起傘,爲你遮起一片晴朗的天空,你默默不語,而我也不知如何剪去沉默的禁固。我們彼此很陌生的走了很遠很遠,直到雨劃落在我的額頭,淋濕了哪個手遊好玩的衣服,你憂憂歎息,你又何必如此……

                                橘子第一次見到冬,發覺原來世界上有這麽漂亮的一雙眼睛。那時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透著幾分期許,她看到冬那雙嵌在黑黑面龐上的眼睛時,她被透出的那股親近感和笑意征服了。
                                從那以後,她開始注意著個身材並不偉岸的家夥。
                                她對那雙眼睛抱有很大期望,橘子喜歡一只手剝橘子,另一只手的手腕靠在眼睛上,通過手腕上的反光手表,她可以看到冬的一舉一動,而她的思緒也隨著那雙眼睛的閃動,飄著
                                橘子是個很像橘子的女生,外表很成熟,可心卻嫩得酸倒牙,也許這就是她爲什麽喜歡吃橘子的原因吧
                                冬坐最後一排,向他周圍的兄弟們吆喝打鬧著,他並非一個簡單的孩子,可是誰也猜不出他充滿笑意的眼眸中,隱藏著什麽。包括橘子。冬的家庭並不和睦,他也因此承受了太多
                                秋天的風總是那麽快將落葉卷起又放下。卻只見地上的零星一點一片。冬進了家門,拿掃帚掃起一堆落葉,他背書包進門去,屋子裏一片狼籍。父親在客廳抽著眼,母親不知有到那裏玩麻將了。
                                從搬家到這以後,一直是這樣。冬默默收拾好客廳,徑直走向自己的房間。冬注定是矛盾的,想放,放不開,也許是他顧慮太多了。
                                他打開書包,發現一片楓葉,上面寫著:希望永遠都能在你眼底看到快樂。看這字迹怎麽這麽像自己呢?到底是誰爲自己制作了這麽一張卡片呢。
                                天漸漸變短,橘子和冬的接觸愈來愈多,冬發現橘子單純的讓自己嫉妒,他在心裏默念,小妹妹千萬別靠近哪個手遊好玩。冬很自卑,怕自己的矛盾影響著個單純的女孩。橘子在初雪的夜裏剝著橘子,那一絲絲的白線倒像冬手上清晰的紋路。她想著,便連它一塊吃了
                                冬確實很帥,整天圍在他周圍的女生著實不少。一天,橘子發現冬和一個長發飄逸的女生在楓樹底下的長椅子下坐著,女生長得很漂亮。兩個人眉飛色舞的交談著。橘子的直覺告訴自己,冬戀愛了。
                                那個夜裏,橘子睫毛濕濕的。
                                橘子轉學了,老師向大家宣布了這個消息,說她被縣重點看中了。冬的心不知怎的動了一下。
                                從此以後,冬和橘子再沒聯絡。
                                橘子告訴自己,冬已經從她的生活中徹底消失了。可這又怎麽能那麽好忘卻呢?一個人時,她依然忍不住的去想那雙充滿笑意的眼睛。想那片楓樹葉。
                                下午的天白茫茫的,雪花飛舞,向天使的輕紗。第一節課下課,她從書包中掏出一個橘子。這時門突然開了,走進一個穿著紫色外套的男生,那男生臉上還嵌著一雙充滿笑意的眼睛。
                                是冬!冬沖她微微一笑,坐在了最後排的位置。橘子覺得那笑還是那樣熟悉,向手裏的橘子一樣熟悉。
                                橘子漫步在厚厚的雪地中,她喜歡聽雪吱吱的響聲。冬迎面向她走來。她友好的問候道:“真高興又在一個班。”
                                “METOO。”
                                兩個人邊走邊聊,直到上課才回到教室。
                                橘子知道冬和她不合適。
                                也許是緣分吧,畢業考後兩人又到了一所學校,不過不是一個班。偶然的一次機會,橘子碰到了冬,他請她去吃飯。
                                其實冬也不知道爲什麽會這樣,明知道自己談戀愛會影響學習成績,還接受了那個女生,也許是因爲她漂亮吧。哪個男生能阻擋美女的誘惑呢?而橘子則和那些女生不同,她不是很漂亮,可卻有種透出的魅力。
                                橘子喜歡冬天,冬天有橘子吃,有雪看。
                                橘子最後一次見到冬是在夏天的一個傍晚。冬約橘子散步,他說他要離開了。橘子睜著大大的眼睛,懷疑的望著他。“你要去哪?”她問。冬說他要回自己的家鄉。橘子問他爲什麽,他不答。只淡淡的說,保重吧。
                                橘子知道這一天終究會來的,冬不屬于這裏。
                                冬舍不得這裏,他的家鄉是一個沒有冬天的地方。那裏有很多橘子,可沒有這麽晶瑩的雪看。冬始終不明白橘子對他意味著什麽。
                                雪飄來了,南下的列車帶走了冬。一切是這麽突然,卻又是那麽明晰。橘子明白冬只是她生命中一片落葉,一片雪花。
                                在這個並不美的大地上,飄落了一大片雪花。

                               若不曾忘記,
                                
                              又何必尋覓。
                                
                              若不曾銘記,
                                
                              又何必回憶。
                                
                              ——題記
                              落葉一秋又一季,突然間發現生命的寂寞總是在輪回中反反複複。冷風稀疏了枝頭的落葉,刺骨的陽光又落下那寒冷的溫度,午後的天空白雲寂靜的漂泊,只是林蔭小道上一個孤影搖搖晃晃,哀傷布滿了孤影,瞳孔中仿佛沉積了許久的悲與愁。癡怨的悲痛,留戀過往。蕭瑟的風中,孤影顫抖,無能爲力的自己又在傷感中浸濕出淚水的黯然的倒影。秋原來也絕情的悲訴自己的懦弱。
                              冷風吹走冰冷刺骨的陽光,落葉一片一片從眼前緩緩飄過。心灰意冷,孤獨重生,爲何生命也那麽脆弱,爲何逐流腦海的回憶從不刹那間就忘記,仿佛一顆溫熱的心很久不曾跳動,淚眼之中,哀傷逝之不盡,滾燙的淚花錠住刺骨的陽光,融化出讓心抽痛的故事。落葉潇潇,一秋的時光,帶我走不出這傷感的愚傷。斑駁的淚光劃出深深的傷痕,血淚落下,那從前晶瑩惕透的淚花如今變的渾濁不堪。心中落莫疊起千層,夙願消怡,鼻間充滿了落葉花香。夕陽落日,晚霞初夢,血色妖豔,又添那麽多的淒涼。背影下的孤單,怎能用言語一一道出訴盡……
                              記不清這單調的風景還能在我眼中停留幾天,可是最美不過夕陽紅,最冷不過秋風落。緩緩倒退的風景,前方映入眼中的陌生,淚落後的寂寞,一點又一點埋入腦海的思緒,那麽雜亂,風從耳邊撫發而過,纏繞起殘忍的回憶。
                              落日晴空,晚霞落下的淚抹染了整個西邊,我彳亍的腳步顯的那麽匆匆,落下的枯葉又隨西風的吹浮向那不知明的遠處駛去,偶爾還能聽見樹葉與地面磨擦的聲音,是不是樹葉的不舍,就算枯葉一片,也要守在那棵樹旁,這份執著是否太過堅定。我迷茫著這份回憶,挽留的悲傷苦澀了這顆孤獨的心房多少個年頭。而且淚落早已數不清多少次,我只記得花開花謝、春去秋來。小路的盡頭便地的落葉讓我的心又疼痛開來,關于你的曾經模糊的讓我記不清,卻依然憾動我苦苦守候你的回憶那麽多年。我早已不是那個敢愛敢恨的少年,如今的自己只想讓你到我的身前。
                              當晚幕拉下那黑的讓人看不清自己雙手的夜空,當所有的時間停止了跳動,當所有的傷感遣散成那丟不去的寂寞。當所有的故事從新退回原點,你的故事,我的結局。當還有一片樹葉還挂在樹梢飄動,當我心裏還惦記故事裏的完美時,那些事已是我的故事終結後腦海中幻化的念想。那些完美已不再屬于我,我只適合躲在黑夜的遮掩中,聽這歌,撕心裂肺的大聲喊一聲我好想你,當夜色消去那些回音,當滿天的星星都躲在那漆黑的天空中,我已經知道你早已忘了我,忘了我曾經給你的依賴。無情的風,冰冷的淚,一顆寂寞的心流浪到最遠的天涯,傷感讓夜傷心。
                              遠處,燈火黯然,遠處的風景早已埋入漆黑的夜幕中,我乞求讓寂寞的墳墓把我埋葬,讓孤獨的烈火把我焚爲灰盡,一寸相思一寸灰,當歌聲厭倦在傷心人的耳中回蕩,那便在我們傷心的時候偷偷順著風追尋夜的腳步,那些傷感在心底越來越孤單,讓心碎成那些不是情緒的怨恨,我好恨,時光悠然,歲月無情。我好恨這世間的愛恨情仇,當無情的時光消磨掉心底的悲傷,那份美好總壓抑著癡念,不是恨,那不是恨,而是得不到的挽惜。擡起頭,夜幕蕭條,冰冷依舊,燈火依然璀璨的光茫讓我一一遙望。回不了的過去,回不了的曾經,回不去的純真,還有那回不的美好。
                              寒風貼緊了秋的腳步,夜涼如水,當耳邊的歌聲慢慢換成風吹過的聲音,原來今天又想你了你一遍。當我看著日曆陷入沉思的時候,原來那年你我初見在一個落葉紛紛的秋天,你弱小的身影在雨中發抖,我舉起傘,爲你遮起一片晴朗的天空,你默默不語,而我也不知如何剪去沉默的禁固。我們彼此很陌生的走了很遠很遠,直到雨劃落在我的額頭,淋濕了哪個手遊好玩的衣服,你憂憂歎息,你又何必如此……

                              相關文章
                              熱門文章
                              熱點文章
                              重點文章
                              推薦文章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免責聲明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3 2001